【POI】【RF】 A Trip with Mr.Reese

1、

        Finch将眼镜摘掉,对着日以继夜亮着的显示屏,揉了揉眼睛。
        他望了望右下角的时间,凌晨三点。或许再过三个小时,纽约就能重新迎得太阳的青睐,他就可能收到一个新的号码,至少现在还没有任何一个电话打进来。
        Finch想,这是好的。最好一直如此,天下太平,大家相安无事。可这又是不好的,这有可能说明着机器又中了什么糟糕的病毒。
        可这个时候,他真的不希望收到任何号码,天知道他已经连续加班一周了。
        他累极了,只是一离开那些显示屏,他又感觉手足无措。
        他转了转僵硬的脑袋,连着身子,低头看了看脚边的绒毯。
         Bear不在上面,Shaw把它借走了,说是要给它改善伙食。 可能只是找个借口想给它吃点Finch禁止它吃的食物。
         Finch决定不回家了,他不得不重复昨天的决定。因为实在很晚了。
         不过他得睡会。Finch想,如果五分钟后再没有号码我就躺在那边的沙发上一直睡到阳光把我叫醒。
         四分钟过去了,Finch已经挪步到了沙发上。
         第五分钟到了,一秒后,没有电话,Finch躺下了,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
         Finch一直在想自己已经睡着了,已经开始做梦,已经开始轻鼾,已经开始……
        ——“叮铃铃,叮铃铃”。
         如果这能被叫做如约而至。

‌ 2、
        真正如约而至的是阳光和Mr.Reese。
        才六点,Reese就和清晨的微熹一起迈入了图书馆。伴着的,还有一缕煎绿茶的清香。
        只见Mr.Reese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端着一盒其上有煎绿茶的甜甜圈。
        “Finch,早啊。”
        Finch从图书馆还未被阳光照射到的阴暗处走出来,同样拖着一个行李箱,不过比Reese的要略显沉重。
       “早,Mr.Reese。”
       Reese将甜甜圈和煎绿茶放到Finch的桌上。
      “猜你没有吃早餐,出来之前外面的绿茶店都没有开门,给你做了一些,”Reese偏头望了望,“我猜,我们这次要出发找Bear,它总不能起的比你早。嗯哼,所以是哪个坏蛋把Bear偷走了?”
        “谢谢你,Mr.Reese,一大早能闻到绿茶的香味预示着这一天的运气总不会太差,”Finch揭开了纸杯的盖,任由香味充斥鼻腔,“Bear的境遇可就没那么好了,它现在正和Ms.Shaw在一起,而她的理由是嫌它被我们在饮食上虐待得太久。”
       “估计她会给它尝尝松露鹌鹑蛋。”
       “只要她没有训练Bear喝浓威士忌,那我们还是可以相信Bear是保有运气的庇护的。”
        Reese耸肩笑了。
       “我四点左右接到你的短信就起床收拾了行李,放心,我不会向你要加班补贴的,Finch。”
        Finch无力地瞪了他的员工一眼。
        “这于我而言倒像是个好消息。上了火车以后你可以在上面睡一会儿,Mr.Reese。”
        “我可不舍得白白睡掉有你陪我的时间,Harold。”
        “谢谢你的情话,”Finch调开了号码的基本信息,“我们的新号码是位火车司机,这注定是趟远门,以防还有其他号码,我把狗和图书馆都留给Shaw,我们得一直在火车上保护他直到威胁解除。”
         “看来我的老板还记得要给他的老员工一次带薪旅游。”Reese笑得很开心。

‌ 3、
         Finch已经很久没坐火车了,他有他自己的飞机和车子。
        火车太慢了,不适合救人。
        明明只是与机器度过了十年,他却感觉他人生的大半载都消磨于此。
       因为那些没有机器在看着的日子,在他的记忆中已经有些模糊了。
       安全起见,Finch和Reese交换了行李箱。Reese拉着他老板的重行李先上了车。
        过不久,Finch拉着Reese的轻得过分的行李坐在了Reese旁边。
        “Mr.Reese,我真高兴你没有带什么重型武器。”
        “Harold,我也很高兴你带了够多的设备以至于似乎我没有带太多枪支的必要。”
        “是的,Mr.Reese,你可以打一下盹了。”
        “哦,Finch,这可不是一个让我闭嘴的好借口。”Reese把Finch的两台手提电脑从箱中拿到了桌上。
        “我只是想让你享受你的带薪休假,Mr.Reese。”Finch打开电脑,“司机名叫Ben Cook,45岁,已婚,有一女儿,工龄10年,无不良嗜好,与人和善。只有两张超速驾驶罚单,当然,那并不是他开火车的时候罚下的。”
        Reese扫了一眼电脑上的照片,又是一副标准的普通人的样子,平头,眼角旁合适的皱纹,两鬓上与年龄相符的白丝。他不太想再去质疑这世界还有多少秘密被掩埋于平凡之下。
        人总要有秘密的是吧。
        Reese又瞥了一下身旁专心致志的老板,随后把头扭向车窗外。
        “Harold,你准不准备告诉我你这周已经在图书馆睡了多少天了?”
       Finch微微偏了偏身子,被这个问题弄得有些猝不及防。
       “如果你想说你是个重隐私的人,我已经知道这一点,那么我想要一个别的答案。”
        “三天。”Finch又把双手放上了键盘。
         Reese把目光调到Finch脸上,又凝视着他紧盯着显示屏的眼睛。
        Finch明白这无声的拷问,只能偏着身子重新回答了这个问题。
        “好吧,Mr.Reese,我没有骗你。我真的只在图书馆睡了三天,尽管我在那里待了一周。”
        “Harold,你真不应该如此依恋你的电脑。”Reese又把头偏向了窗外,“如果机器不再给出号码,或者说一开始就没有这台机器,你现在会在干什么?”
        “投入我的全身心去制造这台机器。”他回答得那么不假思索。
        Reese笑了。
        这是偏执狂的必经之路。

        由于现在是早春,郊区的田野灰黄灰黄的,寂寥地等待着生命新一轮的绽放。
        他们都不信教,但又执着地相信命该如此,明白那些冥冥之中的昭示。

4、
       车厢内人很少,只有几位老人,或是在看报纸,或是喝着茶,或是打着瞌睡。
       Finch的两台电脑和他的时刻准备与这里格格不入。
       或许他是意识到了,终于停下了操作电脑的双手。
       当大脑停止转动,取而代之的就会是汹涌而入的回忆。
        它们虽然模糊不清楚,可是隐隐约约的更是让人难受。
        可能这时他的眼角有些抽搐。
        “我看得出来,Harold,这里唯一的威胁,就是你要被那些回忆给杀死了。你想跟我说些什么吗。”Reese的声音很轻。
        “Nathan喜欢火车,在没有IFT之前。但我肯保证他有了公司和事业以后,他更爱火车。没有谁比他更享受这个世界。
       我们读大学的时候,他是最不乖的孩子,又碰到了同样不太乖的我,我们喜欢打破规矩,也欣然接受处罚,处罚多半都是在假期进行,给学校的设备进行全面检修。后来Nathan发现乖乖按照规则会有更长的假期,就又教我们如何用表面听话来发展内心的轻狂。我们就不再旷课了。但每次一到暑假,他就喜欢和我一起坐着火车从这个州窜到那个州,给我说哪个州有哪些令人愉悦的啤酒,或是脸蛋多么漂亮的女孩。那时候的我们穿着白色的T恤和蓝色的牛仔裤,不西装革履。
       后来,他拥有了许多人都艳羡的事业,干了每个平凡人都会干的事。最后才发现自己还是那个最爱坐着火车教着朋友怎样才能最不循规蹈矩的男孩。”
        Finch的眼镜片上蒙了一抹白雾。
        “Harold,我很抱歉。但是,我一直都在。我可以陪你坐火车,直到某一天你糊涂到要解雇我。”
        有些人永远在心里,还有些人可以陪你走下去。
        Finch一直都不是很想麻烦别人,不过,被Reese陪着感觉也挺好。

        “我们的车厢是离驾驶室最近的一节车厢,如果有任何人进出,我们可以直接看到。”
        “可就怕Mr.Cook不在驾驶室。”机器是不会容许现状一直安逸下去的,这么平静实在是有些恼人,Reese起身,“看来我得上一趟厕所了,Finch。”

‌ 5、
         Reese当然会带足够的弹药只不过他不会把它们都绑在身边。
        它们被放置在永远都“有人”的厕所里。
        这也可以说是CIA特工的小套路,然而Mr.Reese本人并不引以为傲。一般的时候,他会想象到一个老人因屡次蹒跚着过来上这个最近的厕所却发现里面总是有一些比他走得快又上着大号的人而郁闷不已。但此时,他想到的,都是Finch。 还有,他憎恨武器的原因。
         如果Finch知道他还是带了那么多威胁人生命的物品上车,他会瞪他多少秒。
        
        车停住了,不是终站,是一个纽约郊区的小镇。
        Ben走出驾驶室,来到厕所旁。看到一个穿西装的男人无奈的站在门外。
        Reese表情十分为难,朝号码司机耸了耸肩。
        “这家伙估计把他自己的过期零食都给吃了。”
        Ben Cook摇了摇头表示不解。
        “停车是上不了厕所的,这伙计怎么进去的。”
        “没停车之前进去的。”Reese依旧保持尴尬的微笑。
        Ben也回敬了他一个笑,就走开,下车了。
        Reese复制了他的手机,随后也下了车。
        “Harold,我们的司机先生刚刚收到了一个名为Jasmine的人发来的短信,然后他下了车。”
        “Mr.Reese,Jasmine是他的妻子。Ms.Cook的原名叫Jasmine Bruce。她是名小学教师。照片发过去给你。”
        “他的威胁会来源于他的妻子吗?”
        “从我得到的信息来看,Mr.Cook和他的妻子在经济上并不存在纠纷,再从短信的内容来看,Mr.Cook是个好丈夫。”
        “但以我们的经验来说,这些有可能都是假象。”Reese再一次很想对这个世界说声抱歉,他愧于知道了平凡背后的太多秘密,以至于他太急切地向这个世界期望着下一秒能出现真相,可是大多数时候只能事与愿违。
       “Harold,Cook见了Jasmine。 她给了他一个纸袋,还给了他一个拥抱。 ”
       Cook马上折了回来,Reese也是。
       “他们看起来很幸福。”Reese的声音听起来漫不经心,“只是Cook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想解决上厕所的问题。”
        “我查了他的账户,没有可疑的钱进账。”Finch听起来很专心致志,“机器跳出他的号码,不太可能是因为他太幸福。”
        “Harold,我还以为你会十分希望Mr.Cook的纸袋里面装的是他的午餐,”Reese轻笑一声,“我会搞清楚那纸袋里装的是什么,但是,老板,我的确有些饿了。”

‌ 6、
       Finch在餐厅点了两块牛排,再点了两块三明治,为他的伙伴点了一杯加奶的咖啡,还有给自己依然必不可少的煎绿茶。
       这可能是偏执狂的习惯优势。Harold很少为一日三餐吃什么而发愁。
       Reese打开了卫生间的门,把藏在里面的两把枪别回腰间,然后掀开马桶水箱的盖子,看到了平凡下的秘密。
       “Harold,看来我不是唯一一个喜欢往厕所里藏枪的人。”
       “他最近并没有申请购买枪支,有没有可能是别人往厕所里藏了枪想借机谋害他呢?”
       “那么威胁就出现了。我去搞清楚那纸袋里是什么。”
        
        Ben在吧台点了一杯啤酒。这是一个可以吃午饭的火车暂停,一天中难得的惬意。
        “伙计,你家乡在哪?纽约城区人可没时间调理自己的小情绪。”Reese靠了过去,点了一杯威士忌。
        “我是布鲁克林的,这可能给我的多愁善感赚足了理由。”
        “是啊,布鲁克林拥有整个纽约的忧郁。”Reese善于套出话题,“你每天都在餐厅吃午饭吗?”
        “我是个幸运儿,先生,我的家就住在这个火车停下来的小镇上,我亲爱的家人会给我准备午餐然后我再下车拿。”Ben心满意足地吃着纸袋里的三明治,喝着啤酒,好像他已经见过了天堂。
        “你真幸运,伙计。”Reese离开了吧台。
        “Finch?你在吗?”
        “永远在。”Finch把午餐分成两份,一边听着耳麦那边的声响,一边喝着他的煎绿茶,“他是个幸福的男人,但幸福总是不是没有道理的。我查看了他的电邮,发现了一封匿名的邮件,是昨天寄来的,安装了自动删除的程序。”
        “可以知道来源吗?”
        “我顺着追踪下去却只能找到一个地址,”Finch顿了顿,“就在火车上。如果他是受害者,那么那些想害他的人可能早已在火车上了。纸袋里的东西追踪到了吗?”
        “Cook有意把它藏了起来,我可不相信一个三明治足以让他有杀身之祸。”
        Reese偷偷潜到了主驾驶室,还有两分钟Ben就要回来了。

7、
        一个那么比巴掌要大些的纸袋,里面可以是几个黑帮为之大打出手的海洛因,可以是商界大佬苦苦相争的股市情报,还可以是政界腐朽们不堪入目的过往。
         Ben Cook,你究竟在藏些什么。
         “Reese?”
         “嗯。”
         “我查到了一个被Mr.Cook尘封多年的电邮帐号,而这个帐号在昨夜他接到那封匿名邮件后发出过一封回信。那封邮件是写给他的女儿Emily Cook的,邮件很短,是让她好好照顾自己。”
        “他是个好爸爸。”
         “不不不,是怎样的好爸爸才会用一个自己长期不用的邮箱帐号写邮件关心自己亲爱的女儿?”
        “除非他自己知道要面对什么。”
        Reese好像明白了什么,这不是什么所谓关心,而是一个父亲为女儿拉响的警报。
        “Finch,给我更多Emily的信息。”
        “Emily是一个在读大学的女孩,一年前因为非法持械被捕入狱,三个月后被放出,后杳无音讯。”
        “非法持械为何只关了三个月?以Cook的经济实力不太像是能请到一个好律师。”
        Reese把可能藏着文件的地方都找了一遍,却徒劳无获。突然,他想到了那个无人问津的厕所。
        “Reese!这女孩没我们想得那么简单。她曾经独自黑进过国安局并因此而被破格招入纽约大学。她知道点什么别人不愿意让她知道的东西。而她却向一个无法提供她帮助的人寻求了帮助!”
        “Mr.Cook有个爱淘气的女孩啊。”Reese径直走向厕所。
        “可是……”
         Finch的声音忽然断了。

           ‌     8、
         “Finch?”
         Reese的心跳停了一拍。
         “很不错的分析啊,Harold?你叫这个名字对吗?”耳麦那边被切成了另一个声音,“Agent Reese?想必你一定对那个可爱的女孩给她爸爸送的礼物的藏身之处有些眉目?”
        Reese晃了一下。火车徐徐开始动了。还好,Cook应该是回到驾驶室了。

        是时刻警惕。
        
        “我很高兴你们出现的这么早,因为我还毫无头绪,我没什么情报可以跟你们交换的,所以你应该放过Harold。”Reese尽力掩盖住声音中的那一丝的颤抖。他咽了一口口水。
        “我们没有想跟你们交换什么,尊敬的Mr.Reese。革命从来不尊重公平。”
       “所以,我们还用说什么呢?”
        Reese一脚踹开厕所的门,他需要一把更大的枪。
        一轮交火后,他依然没有听到耳麦那边传来任何Finch的声音。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失去他了。
        但他现在好像记不起多年前失去Jessy的无力感,他的灵魂好像被Finch平时作风的稳重给扶起来了。但他依然害怕失去。
        他把水箱里面另一把枪捞了出来,把枪拆掉,一个子弹型的优盘嵌在里面。
        原来是这样的“非法持枪”吗。
        车停下来了。
        Cook听见枪声要过来拿优盘了。
        Reese把优盘放进内袋,走出去。
        迎头正好撞见Cook。他面色凝重。
        “我知道一般人不太喜欢问一个火车司机来自哪里。”
       “STAY DOWN!”Reese把他的头按下去躲过了一颗流弹。 
       “我是来帮你的,Mr.Cook。”Reese直起身带着Cook穿梭在飞弹纵横的车厢中,“我还得去救一个朋友。”
        “我救了你一命,你得告诉我这里面究竟装了什么,那个优盘?”
        “我不会拿我女儿的性命去冒险的。”Cook并不怎么领情。
        “我当然也不会拿我朋友的命来冒险。”Reese的声音颤抖了,“我想你并不希望有无辜的人因为你而受伤,所以告诉我,里面是什么。我需要一个筹码。”
        Cook咽了一口口水。
        “我女儿偷了一些资料,是关于国家在一些秘密事项上的预算和一些基本部署,她认为这些事项触及了美国公民的知情权,一开始她是想把它们公之于众的,后来中情局得知此事,想跟她谈条件,让她归还信息,她不愿意,后来那些特工就来了,他们杀死了Jasmine!”Cook不想回忆这件事,“借此威胁Emily交出文件并安排了一个女特工在我身边,让她监视我。他们跟Emily说如果三天后不把优盘给他们,那个女人就会杀了我。”
       原来今天在外面看到的不是Jasmine,那个女人只是在做戏,Cook真正想藏起来的东西一直都在他身上。
       Reese明白这不是CIA的作风,一直一直都是时刻警惕,是他们想要那些信息。
        “Emily很害怕,她怕我也一样被杀。我让她把优盘给我,我早已做好了去死的准备。”
        Reese叹了口气 。
        “嘿伙计,你要知道的只有两件事,第一,杀害你妻子的人不是中情局的特工,第二,你永远不要试着藏着什么,特别是别人的信息。所以你今天早上演的那么像只是因为不想让陌生人察觉你有多痛苦?”
        Cook点了点头。
        “ 每个人都有些想要守护的人。我只是想到了从前,我们一家三口美好的日子。”
        耳麦又通了。
         但还不是Finch。
         “看来你应该找到那个可怜的司机和那枚可悲的优盘了,Reese。”
        “Finch在哪?我可以交换。”
        “让他接。”
        “John?”Finch的声音很平静,“你找到Mr.Cook了?”
        “很高兴再次听见你的声音,Harold。纸袋里的东西……”
        “我都听到了。”Finch的声音依旧波澜不惊,“时刻警惕那个程序员打代码的速度还不及我单手操作的时候。我很安全,我说过我永远在,Mr.Reese。你只管把优盘给他,别的我已经操作好了。”
         Reese的嘴角划过了一个弧度。
         他面对着Cook。
         “伙计,你女儿是个英雄,你也是。我一会儿会把优盘交出去,当然我会保证你和令爱的安全。”
        “可是那是我女儿牺牲了她母亲的命才换来的!”
        “好吧,忘了说,我们不仅会保护你们,还有你们的梦想,顺带报个仇什么的。”

           ‌     9、
         “你第一次这么乖啊,John。”
         “好久不见,你们的革命我没兴趣,我只管救人,优盘给你们,但你们保证不再打扰Cook父女的生活。还有,告诉我是谁杀了他的妻子。”
        Reese从内袋里掏出优盘。
        他面前的那个黑人对着他的一个手下开了一枪。他说,革命需要牺牲。
        Reese向Cook点点头,把优盘踢了过去。

         故事的结尾似乎很平静。
         他们搭了回来的火车。
         Harold给司机和他的女儿办理了新的身份。他们对此很感激。

        “所以你对他们的电脑做了什么?”Reese吃着他老板给他买的三明治。
        “我从远程控制了他们的电脑,当然,这都是因为他们硬要切入我和你的通话,我就里用这个切入在他们的电脑上安装了一个木马,只要一有外来设备插入,不仅是一台电脑,他们的所有设备都会与那优盘同归于尽。”
        “我以后不会再抱怨你的行李重了,Harold。”Reese笑了。
        “但我依然会介意你的谎言 ,”Harold瞪着他,“你居然把那些危险的东西提上了车?”
        “每个人都有些想要守护的人,Finch。”Reese不介意被他瞪着,他抿了一大口凉了的爱心咖啡。
        Harold不再看他了,他的脸好像有些烫。
        
        车窗外依旧是那片绵延的灰黄色早春麦田。
        Thank you,Mr.Reese.
         For the trip.
         And everything.
    
    —fin—

呼……终于写完了,第一次写RF感觉这玩意太伤脑了,希望你们能食用愉快XD!

 
 /  热度: 32评论: 8
评论(8)
热度(32)
下一页>
©ANNaya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