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白】Some Fairy Tales for Two Adults

      尽管前几天白起就已经给李泽言打过预防针,但当李泽言打开房门看到自家爱人拉着那女孩小小的手站在家门外时,他的心还是冷不丁的震颤了一下,有种核磁共振的眩晕。

      粉色的小碎花裙裹住了女孩瘦小的身躯,肩上挂着一个粉红色的双肩书包。上面印着时下最流行的卡通皇后——小猪佩奇。

       门外的一大一小脸上都有怯色,让李泽言恍惚。

       白起怕女孩手高举着会累,便蹲下来,摸摸她头上的大蝴蝶结,说话声音不同平时:“丹丹,这是爸爸。叫爸爸好。”

       女孩声音清脆,仍带有害怕的颤抖:“爸爸好。”

      李泽言只是嘴上撂了一句:“进来吧。”
      便转身进了客厅。

      白起给女孩换好了电视频道,适当的调高了音量——他十分确定女孩不能听到他和李泽言接下来的对话。

      关上二楼卧室的门,白起靠在墙上。
       他们对视了一会,李泽言开口了:
       “为什么是个女孩?”

       白起反应很快。
       “你喜欢男孩?”

       李泽言起身往玻璃杯倒水。
       “不。我喜欢你。”

       换在平时,这句话对白起会很受用。可是现在他是女孩未来的第一监护人,而他正面对着他不太愿意与他一起当第一监护人的丈夫。
       “别偏题。”

       李泽言象征性地抿了一口水。玻璃杯碰触玻璃茶几的声音震颤房间。
       “我喜欢不麻烦的东西,包括人。”

        白起对这点心知肚明。可他也很麻烦,难道李泽言不也爱了他好多年。
        白起知道李泽言的小心思,不想挑出那些潜台词放到台面上细细针砭。
        他转而做出一副执行公务时凶巴巴的样子。
        “生男生女都一样,少生优生幸福一生。这是国家政策,有什么麻烦可说。”

       李泽言却是从来不吃硬,淡淡说了句:
       “如果是你生的话,都可以。”
       白起这下气了,十分认真,乌眉两道霹雳一般压了下来。
       “李泽言,这女孩,你要养,我们就一起养。你不养,我就搬出去自己养。”

       白起话说完就要转身走人,李泽言只能一把拽住前者手臂,进而一把搂进自己怀里。
       “不许走。”
     
       白起没反抗,只是两腮气鼓鼓的让他看起来像只蛰伏的巨蛙。
       “那你要真心实意的对她好。”

       李泽言不敢妄言,他知道白起在气头上什么都干得出来。他只能先不让白起气哄哄地收拾东西走人。
        “我试试。”
    
        白起轻轻地挣开李泽言,但心情却并没有因此由阴转晴。
        “接线员周日早上接到市中心麦当劳服务员的报警电话,说一个四五岁的女孩,父母把她放这就跑了。十分钟后我跟韩野赶到那里,只见她坐在餐桌旁,眼睛望着周围,都是陌生人,没人注意她。她身旁放着一个装有她所有身份信息资料和几百块钱的黑袋子。”

       白起停了一下,嘴中挤出几个字,很涩:
       “……我此前从没接手过这样的案子。”


       李泽言知道那女孩触动了白起的痛觉神经,只是不知道具体是哪一根。
       白起像只蝴蝶。敏感的神经全覆在翼上,看着好像是弱点全要曝光于日下了,却又因色彩夺目而掩饰绝佳。
       但色彩是色彩,脆弱仍是脆弱。伤口总还是在那里的。别人稍有触碰,他便逃也似的飞走。

        白起对小孩子冷言冷语,让人畏惧。眉峰一挑,更让人胆寒。
        春节走门串亲戚,没有哪个小孩子敢近他半分。

        每次走完亲戚后回家,白起都不正常。要么就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坐在床上,瞪着电视机里还剩几个钟头才结束的春节联欢晚会;要么就一声不吭钻进被窝倒头就睡。李泽言连碰的机会都没有。

        刚结婚那年,李泽言以为是三姑六婆的闲言碎语刺激了他,本想着第二年不带他去走亲戚了。
        没成想白起第二年却主动提出要跟他走亲戚。但走完亲戚却还是去年的老样子——不吭声,瞪人,倒头大睡。

       莫非只是玩得太累?
      

       李泽言在第三年春节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那个晚上吃完年夜饭,全家小孩子在外面玩烟花烧爆竹,李泽言不感兴趣,在屋里陪长辈打麻将。白起则拣了几根仙女棒出去了。

       李泽言摸了几局,见白起还没回来,不太放心,便披了衣服出去。

        庭院里,白起盘着腿坐在地上。在寒夜微风中,他羽绒服帽子上的绒毛飘得像春天孤独的蒲公英。
       白起眼中闪着光,却不来自自己手中的仙女棒,而是在庭院另一头那群愉快的孩子手中盛放的那捧仙女棒。
        手中的仙女棒即将燃尽,而白起却无动于衷,只是呆呆地看着那些孩子。

      李泽言几乎是跑到白起身边的。
       他抽掉白起手中的那根仙女棒,语带埋怨:
      “要烧到手指了。”
      白起抬头看他,天色暗,李泽言只能看到他眼中有一汪金泉,洋溢着只要一秒便可幻化万千的流光。
       “赢了多少局?”

       李泽言把白起拉起身,拍掉他屁股上的尘。
       “你在这里等我。”
       转身走向屋子。

       不一会儿李泽言拖出一个箱子。
        箱子很重,因为白起看到李泽言只能佝偻着连拖带推地将它扯到他面前。
        ——那是整整一箱的仙女棒。

        李泽言抓起一大把,掏出打火机,点燃一根,剩下的“唰”一下子全燃了。在暗夜下,造出一个金碧辉煌的小空间。
        那瞬间,白起觉得李泽言捧着全世界的光。
        李泽言恶狠狠地望向那边玩得正欢的孩子。  
        白起知道那些孩子今年的红包可能会减个肥。
       李泽言把那束光推向白起。
       “拿着。不够里面还有。”

        白起苦笑着摇摇头。
        “可是……不是仙女棒的事。”

       李泽言的心,像走楼梯突然踩空。

        “别想了,我跟你回屋看春晚吧。”白起拽住丈夫的手腕往屋里走。

       坐在沙发上,李泽言和电视机都整晚地看着双目失焦的白起。

        那的确,不像是没有烟花可玩应有的失落。

        难道……是因为那些孩子?
         

       驱车回家,路程遥远。到家时白起已睡得不省人事。
        李泽言下定决心,无论白起明年怎么软磨硬泡都不会再带他去走亲戚了——大过年的何必折磨自己。

       李泽言轻轻地把白起的腿抬到自己的手臂上,另一只手才刚托住白起的背,白起的手臂就围巾一样地绕住了李泽言的脖子。
       白起鼻翼中喷出的气息挠的李泽言痒痒的——这妖精莫不是醒着的?

       李泽言都已经把白起放到床上了,后者的手却还是不愿意松开,反倒箍得更紧。如若平日,这样的举动会被李泽言视为一个香艳的邀请。
 
        可现在哪里像啊。
         
        白起的手臂紧绷到颤抖,眉头都快拧成一串中国结了,嘴唇还不停地翕动着。

        李泽言贴下身去,希望能听出困扰他三年的问题的答案。

        ——
         “抱抱”?

         还是……“宝宝”?

      这的确是多少箱仙女棒都解决不了的问题。


       白起睡稳以后,李泽言从他外套里摸出手机。
       然后搜索引擎历史记录告诉了李泽言一切。






      李泽言的思绪跨越千山万水,回到眼前白起充满热望的脸。
       现在白起梦想成真了,李泽言又怎么忍心阻拦。

       只不过来路不明的孩子贸然领养,若是生身父母再上门讹诈,不是说没钱应付,就是怕白起难过。
      而李泽言怎么舍得白起再难过。

       既然横竖都会难过,就不如为他一时快乐,千千万万遍。
       
       
       李泽言打开卧室门,把白起拉出去。
        “她叫你什么?爹地?我叫‘爸爸’?”

       白起本来以为李泽言想通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白起不知道李泽言只要一想到他这些年所受的那些可望而不可及的痛苦,就能一瞬间为他打通所有任督二脉,掏空五脏六腑。

       李泽言想,他可能只是想从现在开始照顾好他们两个人的心肝脾胃。

        
        他们来到客厅。
        女孩荡着脚,专心致志地看着动画。
        一瞬间,场面换成李泽言比较不知所措。

       李泽言开始问起那些出生证明上都写有的问题。
        “你……叫什么名字?”
       白起知道这是李泽言独有的套近乎的方式。
       女孩摆荡的双腿停了下来,大大的眼睛里好奇的色彩慢慢驱逐着胆怯的阴霾。
       她如实回答:“我叫罗丹。”

       李泽言没想到这家人还挺有艺术细胞。

       户口查询的程式过了几轮,女孩明显已经渐渐放下芥蒂。
       她可以笑着回答李泽言的问题。
       直到李泽言正襟危坐,问道:
       “你想换个名字吗?”

      李泽言自己都能感觉到话出口时凝滞的四周空气。

       白起也怔住了,他没想到李泽言会这么早就提出这个要求。
       他正想说些什么缓解气氛。
       就听到女孩的声音缓缓传来:
       “爸爸……想要我叫什么?”

       李泽言看起来早有打算:
        “那以后,你叫李白。”

       女孩的脸像向日葵一般扬了起来,她从书包中取出一本书,快速翻到了一个页面,举起来示意李泽言:“爸爸是让我叫写这首诗的这个人的名字?”
        语气听起来像是得到了一个大型毛绒玩具作为礼物。

        “你听上去很喜欢?”
        李泽言暗自松了一口气。
        
        女孩头点的像招财猫的手。

        白起就不知道暗自松了多少口气了。

        能被互相喜欢,本就万幸。

        白起一时间不敢确定幸福是不是真的就这么翩翩而来了。他惘然地看着空气。
        李泽言则看着白起。觉得他的爱人十分容易被取悦感动到惘然。
        但显然,这样真好。

        忽然,白起意识到了什么,看了一眼墙上的钟。

        “八点了。得给你洗澡。洗完澡再给你讲睡前故事,九点就准时睡觉。”
       白起轻轻抱起小李白,走向浴室。
       小李白轻轻在白起脸上嘬了一口:“谢谢爹地!爹地要给我讲什么故事?”
        
        “……嗯。一群兔子。”


        李泽言则如遭晴天霹雳,且如临大敌。
        他成了个落寞的贵族——他失去了亲吻白起脸颊的独家特权,即将失去与白起独处浴室的特权,甚至可能还有与白起共寝的特权。

       李泽言当然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所以他决定主动请缨给小李白读睡前故事。
        他想,他一读完就把白起拉回自己房间。

       白起第一次给孩子洗澡,累得汗流浃背。当李泽言主动提出替他读睡前故事时,他从善如流。
        眼看时针已快指向9字。李泽言拿着那本厚厚的《兔子共和国》,决定先读背面的故事简介。
        书是白起给的。李泽言此前并没有读过。
         他清了清嗓子,躺在床上掖着被子的小李白聚精会神地等待着。

     “‘可怕的祸事就要降临。
          兔子们必须离开旧领地,艰难漫长的旅程就此开始。
         獾、狗、猎人……完全要靠运气才能躲过去。
         他们的运气能维持多久?
         他们能否跋涉到向往的高地?
         他们能找到理想的家园、真正的自由以及美好的母兔子吗?’……”

        小李白打断。
        “爸爸,为什么公兔子要去找母兔子?”
       老李如实回答:“因为他们要靠交配来繁衍后代。”
        小李白又眨巴着她填满求知欲的大眼睛:“那爸爸和爹地也要交配吗?”

       白起脸色铁青,困意一扫而光,心脏悬在嗓子眼。他揪着自己的牛仔裤,用惊惶的眼神示意丈夫审慎回答。
        但李泽言没有看。
        他只是脸一沉。他也曾问过自己这孩子长到多少岁时要教她一些基本生理知识,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如此早。

        他张嘴:
        “要。”

        白起脸涨赤霭,心凉了半截。
        还好小姑娘没接着问什么是交配。不然白起就得一头扎进盥洗槽才能洗清自己的罪恶了。

        不过,来者依旧不善。
        “那爸爸是公兔子还是母兔子呢?”

        李泽言脸色堪比窗外夜色。
        明白了千年前圣人为何语出“小儿难养”。
        “我不是兔子。”

        “那你们为什么要交配啊?”

       白起的脸由红转白。而李泽言则希望自己此时没有脸。

        李泽言在脑子里组织完语言,正欲张口给小李白说个究竟,就被白起捂住了嘴巴。
        “九点多了。该休息了。这个问题以后再说,好吗?”

        小李白的眼中也总算是有了睡意。
        “那,爸爸晚安,爹地晚安。”

       白起帮小姑娘盖好被子,在她的额上轻轻印下一个吻。关灯,关门,拽着李泽言火速逃离现场。

       当两个人都洗漱完毕,白起又去看了一次小李白。见她呼吸匀称,睡得安详,才悄声离开。

        床上,李泽言在读那本厚似词典的故事书。
       白起掀开被子坐到床上。
        “这是我高中时看的书。其实不是童话,是写给成年人看的,但列在了英国儿童必读的二十大经典里面,我就挑出来给她读了。”
        “所以你还想继续读下去?即使她今天都提了那些问题。”李泽言手指摩挲着书页。
        “为什么不。这些兔子聪明勇敢,勤劳善良,我不认为它比任何一本安徒生要差。”白起咽了咽口水,“只是我没有想到她的侧重点不对。不过那些问题迟早也是要问的。”

        李泽言勾勾嘴角,扭头看白起:“那我们到底为什么要交配?”

       白起面不改色:“以后如果她再问这种话题,你可以岔开问她喜不喜欢吃冰淇淋,或者喜欢什么颜色的彩笔,那之类的问题。”

       李泽言合上书,翻身把白起逼至床头,看起来十分粗鲁。
        “我们现在没有在谈论幼儿教育。”

        “李泽言,我明天还要外勤。”白起难得心虚。

   
        “绑架?军火商?你还可以用什么理由?”李泽言回想起上次白起说第二天要出外勤,结果第二天却在派出所窗外看见他在办公桌前喝汽水。
        悠闲自得的喝、汽、水。

       白起不知道自己上次的诡计早被撞破,依然佯装镇定。
        “你可以打电话问局长。”
       
        “这次是什么?趁我去拿电话你可以发挥你的短跑优势?”
        李泽言贴得越来越近。
        白起心里自知已是小巫见大巫,但他灵光一闪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万一吵醒孩子怎么办?”
        然而李泽言的眼睛里早就没有了留情的色彩。
        “你可以不叫,我没意见。”
        
         “李泽言,我后天大后天有外勤。是真的……”
         白起连最后一根稻草都抓不住了,失手掉进李泽言欲望的海洋。

           

         当然白起没有叫。
         他在沉没之前咬住了自己的衬衫。
         ——一切为了孩子。







番外

        第二天晚上,李泽言在外面应酬,九点还没有回来,白起就先给小李白讲了睡前故事。
         
        小李白迫不及待想知道故事的结局。
       白起笑着说:“最后他们找到了母兔子,占据了一个高原,然后幸福的繁衍生息。”
        他对这故事烂熟于心。
        “他们占据了一整个高原?!”小李白惊讶地举高了手。
        “团结就是力量。十根筷子扎在一起总比一根筷子要难折断。”白起重复着那个老掉牙的谚语。
        小李白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爹地,你们警察也是这样一起行动的对吧?”
        白起顿了顿,点头:“大多数时候是。”
         “那爸爸呢?他是不是也在跟很多人一起奋斗?都这么晚了还没有回家……”小李白低头捏着小熊玩偶的手掌。
        “是的。李白先睡好不好?爹地明天还要工作,现在得准备行李。”
        “好,爹地晚安。”小李白展开腿,把被子拉了上来。

       其实白起也不能确定李泽言现在在哪里。他摸出手机打开拨号盘,电话号码输了一半又删掉。
        万一李泽言难得在外面放松一下,自己贸然打过去岂不是扰人雅兴。
        他把手机放到客桌上,窝在沙发看电视。这个时段已经没有什么好看的电视节目了。白起只是看着纷纷繁繁的广告。
        他明天就要去做那“一根筷子”了,最后一次出外勤。
        李泽言看来是忘的很干净。
        不然他为什么还不回来。

        白起的手下意识伸向手机。
        然后就听到了开门声。

       李泽言迎面对上白起紧锁的眉头。
        前者走过去给了后者一个吻。
        白起闻到李泽言衣领上的烟酒味,推开了他。
        李泽言本来想揉他的头发,想想自己没洗手,作罢。
        “你先睡吧。明天不是还要外勤么。”
        “以为你玩着玩着就忘了。”白起直起身子,双手交叉在胸前。

        “在你眼里,你丈夫就这么爱玩?”李泽言脱下大衣,挂好大衣。
        白起不作声。

         “那家公立小学的校长比较麻烦,带他去了很多地方才点了头。后天李白就可以上学了。”李泽言声音有些疲惫。
        “……那你过来。”白起挠了挠头,声音柔和了一些。
        李泽言走过去坐到他旁边。
        白起把手放到他的肩上,帮他按摩。  
         “都去了哪些地方?”

        “KTV,酒吧,夜总会……”
        李泽言突然感受到肩上力道呈指数型函数增长。
        “真行啊李总,净往该扫黄的地方跑。”
         
         “以后你十点以后就不要等我了。”
         突然李泽言背上猛地挨了一巴掌,清亮脆耳。
         “十点过后我就不是等你了。QQ,微信,电话,华锐办公室会议室,各大夜总会KTV酒馆茶馆包子馆都得找过一遍。万一你又被哪个人掳走,那我岂不算是早年丧夫?”
        知道理不在自己这边的李泽言默默挨着骂。
         果然,家不就是不管有多晚总有个人给你留盏灯么。
       
         “而且,这是我最后一次外勤了。”白起并不释然。
         “为什么?你们局长被我打电话打烦了?”李泽言在心中默默感谢中央感谢政府考虑企业家的幸福生活和家庭和睦。
         “是局里为了照顾我们女儿。”白起没好气的掐了一下李泽言的腰。
        李泽言也不气,也不恼,回头亲了一口白起。
         “那你快去睡觉。”
         “嗯。”白起慢慢从沙发上站起来,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向楼梯。
        李泽言想过去抱着他,却最终没有。
         白起是很高的,足足一米八。可是在李泽言眼中,每次白起的失落都能把他变成一只浑圆多绒的麻雀。
         李泽言就总是想过去抱着他,让他知道即使世界坍塌他也还是能拥有他。

         “如果你依然想要上前线,”李泽言的声音不见波动,“我不反对。”

         白起停住步伐,摇了摇头:“那李白……”
         “我带。”李泽言字句铿锵,“我以后提前二十分钟下班,去接她回家,晚上如果没有应酬我会把文件带回家看。”
         白起低头吸了吸鼻子,眼眶很争气地抑住了泪腺的冲击,但声带颤抖的频率仍是异于寻常。毕竟,不能让李泽言的爱显得毫无触动吧。
       “你快去洗澡。那我睡觉了。”

         

       当然白警官继续活动在打击违法犯罪的第一线啦,而企业家李泽言先生继续拥有着幸福的家庭生活。
       为什么。
        啊,这是因为白警官自觉已经有愧于他家先生了,所以每次出外勤都特别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吃子弹的频率成直线下降。
        他是这样想的,总不能让李泽言在照顾这座城市的财富的同时,还得操心一大一小吧。

        所以你早就应该猜中这个故事的结尾了不是吗?

        公兔子公兔子,带着一只小小母兔子,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END





'距高考还有十八天。
''婚后生活淡如水淡如水。
'''“我有两个好爸爸好爸爸”。

 /  热度: 149评论: 8
评论(8)
热度(149)
©ANNaya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