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禹】Telling No Lies

※打死都不会想到会有写韩国同人的一天所以如果受不了文风请不要撕我按叉退出就好谢谢合作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CP属于大家






禹延宇盘着腿坐在榻榻米上,背后是没有完全拉开米黄色窗帘的大落地窗。

今天他穿着浅栗色的针织毛衣。

正是下午三点到四点,没有云的天空把阳光投射进来。

那光束打到禹延宇的背上,又被弹回玻璃上,玻璃又觉得这光不应该属于它,又赶紧把它还给最应该拥有它的人身上。

于是在玄秀勇的眼里,窗边的人用自己的背曲助力了一个三角形光环的形成。

他不知道,那个人知不知道有束光想要钻进他的身体取暖。

事实是,那个人没有察觉午后的阳光在他背上做的小动作。

禹延宇左手拿着一盒豆奶,右手手肘搭在膝盖上。

他在等待着金泰奥翻动他面前四张扑克牌的其中一张。

他们在玩一个有关魔术的棋牌游戏。

或许无关魔术。

也没关系。

但原则都一样,当投注自己的注意力时要怎么避免自己的眼球被别的力量欺骗。

但玄秀勇的目光没在扑克牌的背上。它落在一个人的手背上。

禹延宇的食指轻轻在小腿上弹动。

玄秀勇盯着那人的手指,不自觉地想要辨别出那是什么旋律。

是别人的歌曲吗,自己的吗。

如果是自己的,他以后会向他们提起来制作这还未成名的歌曲的事情吗。

玄秀勇早就察觉到禹延宇的音律才能,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在自己加入之后,那人开始用一种极度不以人察觉的方法将那种才华慢慢隐匿起来,就像他仿佛从来不会作词作曲,好像从他嘴里吹出的旋律就一定是别人所做的,好像他如果做出点什么作品就要被这世界当做吃惊的对象一样。

他好像总是这样。可以让自己身上很多东西慢慢消失。还能制造出仿佛那项事物从未在他身上存在过的幻觉。

像给人施下一句极不道德的咒语,然后夺走人的片段记忆。

若那魔法不幸在某些人身上失效了,他又会撒个小谎把那人的记忆勾圆。

玄秀勇就是那个没有被成功消除记忆的人。因此他听了禹延宇撒过的很多个小谎。

他曾无数次问过禹延宇关于为何不去把自己的曲子制作出来的问题。

得到的都是诸如“秀勇又在调笑我哦,我哪里有什么曲子可以拿出来制作。倒是秀勇快把新歌曲做出来,我可以唱给你听哦”这样的回应和一个个在玄秀勇脑海中映射出不同颜色但都意味相同的微笑。

玄秀勇虽然不会说谎,也不会刻意隐瞒。但是他不太会夸人,这就造成一种他刻意隐瞒别人优点的假象。

比如说第一次看到禹延宇笑,他被迷得呆住了,后来才想起来应该要去夸禹延宇的笑很好看。

比如说第一次看到禹延宇弹钢琴,他听得有点入迷,后来才想起来应该要去夸禹延宇有十根美丽手指。

也是第一次,后知后觉这个缺点,因为禹延宇的存在,让玄秀勇烦恼了。

他烦恼啊。

他怕他现在不记得去夸赞禹延宇,如果有一天,禹延宇的魔法在他身上生效了怎么办,禹延宇就会像那阳光溶进他浅栗色的毛衣那样慢慢溶进白色的虚无里面。

还带着那些流光溢彩却渐渐淡却的微笑。

这让玄秀勇每次使用音频制作软件中的“淡出”功能时都非常烦恼。

就像他现在正戴着耳机,脸对着电脑,准备使用“淡出”时,下意识地往前看了一眼禹延宇,视线就没再从那人身上移开过。

泰奥和以太在经过一番磨蹭以后都选定了自己的扑克牌,准确的说是泰奥经过了好一番磨蹭以后。

“两位都确定了吗?”禹延宇将两只手压在那两张被选中的扑克牌上,摆出荷官专属微笑,“都确定这就是一开始自己选定的那张牌了吗?”

以太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他一边哈欠一边点头。

泰奥咬紧下唇,皱着眉头盯着那张被自己好不容易选中的扑克牌,发现即使是如此也不能看出什么花样来,才郑重地点了头。

“那我数到三就把牌面翻开了哦。”禹延宇两手拇指同时勾住了牌角,嘴角微微上翘,“一,二……”

泰奥睁大了双眼,两只手扯住自己的衬衫下角。

以太抱在胸前的双臂也箍在了腿上。

“……二点五……”禹延宇将纸牌向自己的方向翻起了小小的一半。

以太朝天翻了个白眼,吞咽口水。

“诶西禹延宇你在干什么啊!”金泰奥拿过身边一个抱枕佯装要向荷官的脑门砸去。

“三。”

两张纸牌的牌面揭晓,一个成年人抱着身旁那个快要成年的人欣喜若狂。

“张以太我都跟你说了哦你泰奥哥就是运气护体!”

未成年人也猜对了牌面,心情还算不错所以没有着急着把黏在身上的成年人推开。

皆大欢喜。

两个人打闹着去了楼下。

禹延宇伸着身子收拾扑克牌。

“为什么骗他们?”

玄秀勇把椅子转到能清楚看到禹延宇的脸的位置。

“还以为秀勇刚才一直在认真地创作呢。”禹延宇展开一个笑脸,“是我们吵到你了吗?”

“延宇袖子里,是还有两张正确的纸牌对吧?”

玄秀勇望进禹延宇的眼里,希望那双会发光的眼睛不要闪躲。

可禹延宇还是躲开了,他看着地板,从袖子里扯出那两张纸牌。

沉默了几秒钟,问道:

“如果说谎能让人开心,在秀勇的心里,也一样是不能被允许的吗?”

玄秀勇像是碰到了毛料上的静电,他微微蹙眉,不知道如何反驳。所以主动先移开了视线,看回电脑屏幕。右手拉出功能菜单栏按下“淡出”键。

禹延宇瞥了一眼玄秀勇,苦笑一声。

“这样爱撒谎的我,让秀勇产生厌恶了吗?”

本来应该再次选中音频片段进行二次“淡出”的玄秀勇却被这句话撞击后停住了手。

他想起禹延宇撒的那些谎。

在片场被咖位大自己好几级的演员欺负,也还是笑着对工作人员说那是自己的过失。明明自己不喜欢喝薄荷味的饮料,却还是要接过经纪人送的爱心补给并说自己开心极了。还有很多次投票玄秀勇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方案不如其他选择好,禹延宇也还是毫不犹豫地把自己那一票投给他。

不是厌恶。

玄秀勇知道自己心里的那种感觉肯定不是厌恶。

可能是怀疑?但好像也不太像啊。

那是一种很特殊的感觉。

玄秀勇以前没有感受过的。所以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定义它。

特殊得,就像禹延宇这个人一样。

明明他跟大家一样都撒谎。

可他却如此特别。

好奇怪啊,玄秀勇,这是为什么。

“延宇。”

禹延宇循声望去。

“我没有讨厌你。”

禹延宇松了一口气。

“但是……”

那一口气还没松完,剩下一半就悬在禹延宇胸腔上部。

“我对延宇,有一种很特殊的感觉。”玄秀勇望着禹延宇,笑得浅浅的,“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但总会明白的。到时候我会告诉延宇。”

禹延宇愣在原地,听到胸膛有个声音愈加响亮。

他觉得,他得走动走动。

肢体在运动,心脏就能稍微跳慢一点了吧。

但他走向了那张电脑桌。

“所以秀勇,你想不想玩一下掷硬币的游戏?”禹延宇向玄秀勇伸出右手,上面是一枚硬币,“很简单的那种,我抛起硬币,然后用手盖住,你猜正反面。”

玄秀勇旋转着椅子,笑着问眼前的人。

“如果猜对了我会得到什么奖励吗?”

“你可以向我提一个要求,如果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我会答应你。”禹延宇耸肩抿唇。

“好。”

禹延宇将硬币抛向天空,在它短暂飞行后用另一只手将它盖在手掌下。

“正面是字,背面是花。所以秀勇选择……”

“正面。”玄秀勇眼睛看着那双紧合的手。

“这么快就选好了不愧是秀勇啊。”禹延宇慢慢打开手掌,“那让我们看看玄秀勇先生今天的运势如何……”

打开手掌,硬币的字样跳进玄秀勇的眼里。那一瞬间,他终于能明白那种被运气之神取悦的快乐。

又或者,他是被另外的什么人给取悦了。

“看来是运气不错的一天呢秀勇哥。说吧,秀勇最想向我提出的一个要求。”禹延宇笑着把硬币揣回口袋,“我很好奇。”

微笑里装的是毫不在意,心脏却跳成808鼓了。

禹延宇明白有一种特殊的感觉无法被定义,那是他对玄秀勇的感觉,他也希望那是玄秀勇对他的感觉。

多希望啊,又要笑得多云淡风轻才显得自己什么都没有在希望。

玄秀勇让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

很多时候他会让禹延宇忘记在自己的皮囊上画出开心和不在意的面孔。

啊,都不重要了。

玄秀勇准备要向他提出要求了。

他能跟他说话,就已经好极了。

玄秀勇再次看向禹延宇的眼睛里面,却发现里面的星星迷了路。

“延宇,延宇?”

“啊不好意思秀勇,你能再说一遍吗?”禹延宇小心翼翼地让眼睛聚焦到玄秀勇的脸上,动作慢一点,脸红的速度会延缓吧。

“刚刚在想什么啊,我还什么都没说啦。”玄秀勇揉了一把那人的头发,虽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所以我现在要提那个要求了哦。”

禹延宇觉得他们现在靠得好像有点太近了。

“我是想问,延宇可不可以不撒谎并对我说出最想说的一句话。”玄秀勇想要捉住禹延宇眼里的星星,不想让它们再逃走了,“这样会超过延宇你的能力范围吗?”

怎么这么问。

难道自己藏得好好的还是被发现了吗?

最想说的,就是那几个字了吧。

日日夜夜都在梦里对他说的那几个字。

禹延宇,你可以吗?能够真诚的说出来吗?

说出来以后,又要用多少个谎去圆呢。

早知道就……

算了,事已至此。

“秀勇很吸引我。”

“这样的秀勇,让我很心动。就是。”

“玄秀勇,我很喜欢你。”

禹延宇已经在想要怎么才能说服经纪人让她相信自己搬出去外面居住是因为别的原因。

因为这样的话说出来了,是用多少个谎话都圆不回来的吧。

至少禹延宇对玄秀勇,他每一天都更喜欢着的秀勇,做不到。

完了,禹延宇,之前撒的这么多谎,今天一句真话就把你打回原形了,你要怎么办才好呀。

喜欢上玄秀勇,你要怎么办才好呀。

玄秀勇终于明白,禹延宇眼里的星星总是见了他就躲避的原因。

还有那其他的,很多个原因。

玄秀勇轻轻拿起禹延宇的右手,将它放在自己左胸膛上。

“延宇,我好像,也一样。”

“我好像知道了,那种特殊的感觉是什么。”

这一次,当玄秀勇再一次望进禹延宇的眼中时,漫天星野都围绕着他,不再躲闪。

为此,玄秀勇可以忽略自己看到了禹延宇手中的第二枚硬币。














-全文完-




’等太久都没有粮,这开山的坏蛋只能由我来做

’’这真的是我混过最北极的圈子了所以我打了所有能想到的tag

评论(6)
热度(23)
©ANNaya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