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归正传】Open Your Door

※不上升,不撕逼,ooc属于我,彦正属于大家



※我希望廷廷在变得真正强大之前能被强大力量保护,而这种力量我认为,只能来自爱。



※一万字+,需要您的耐心阅读






朱正廷录制完节目以后回到住所,妆都没来得及卸,就急急忙忙拨出去一个电话。



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在脑海里旋转。


转得太快的画面连成一串,像稻黄色麻绳一样勒住朱正廷,让他感到窒息。



电话还没有接通,待接的“滴滴滴”每一声都像鼓点,敲在他的心上。


那些“滴滴”声明明平板,没有任何起伏,可是在敲到朱正廷心脏时,鼓点却一下比一下重。


他不知道周围的空气怎么还没有被这强烈的鼓声震碎,他只知道四周的空气在凝结,在变重。

收缩的空气压住他握着手机的四根手指,他向自己解释,指节发白不是他的错。




眉眼低垂,视线落在心口。


朱正廷知道那里面快要下雨了。



就像曾经讶异于那里面竟然也能拥有过花团锦簇的盛夏一般,他对这场即将要到来的盛大的雨始料未及。

他现在所做的一切为的只是谦卑地迎接那场滂沱大雨。


说白了,就是憋着不哭。



至少,不能在打给周彦辰的电话里面哭。




大雨,它总是要下的。

但他的周彦辰,值得他所有的晴天。





“喂。”




一切的鼓点都突然跳停。


朱正廷才发现他的心脏在这么一段时间内都是依赖那鼓声维持跳动的。



像马戏团开场前小丑扔出的彩色小球,顷刻间蹦离了台面。


而需要第一个上台的朱正廷忘记了他的第一句台词。

连呼吸和心跳都忘记。


差劲的演员。




他听不出来周彦辰心情,那边的声音混了嘈杂。


他只好念那人的名字,希望探知到足够多的讯息以后试着背诵他打了一天的腹稿。


“彦辰……”



“嗯?”



朱正廷听清楚了。对方给了上扬的尾调,是个问句。

只要周彦辰给的不是个陈述句,朱正廷都有比较充足的勇气把话说下去。


“今天的事,公司问过我。”


他省略了前情提要,他不想铺垫太多,因为周彦辰迟早会从别人的嘴中知道事情始末。

他只想把需要解释的部分说出来,然后好好哭一次。


哭泣,因为太久没被触发,从而带有仪式感。

而在此之前,需要节制情绪,作为斋戒。


朱正廷努力让自己听起来风平浪静,他记得电影中的海面在暴雨前都很平,他在努力做到那点。



“他们觉得这样做会比较有综艺感。然后我没拒绝。那边也同意了。”



嘴巴一张开,腹稿全部都被否决。想了一天的东西,说出来,一分钟都用不到。



他没有听到周彦辰的回复,而他感觉自己快要决堤。



于是他好好收住自己的颤音,想说最后一个字。


朱正廷说:


“嗯。”


很重很重。他想告诉周彦辰他说完了。


他知道自己从来不需要找借口和理由。因为他说的,周彦辰都会相信。而他说不出那种周彦辰不能轻易相信的话。



电话那边陷入了沉默。

朱正廷没有把电话挂掉。他开了免提,把手机放在茶几上。



他抱住一个枕头,使劲地抱。


他不确定这段沉默的时间够不够让他自己想一下他是怎么爱上周彦辰的,但朱正廷还是开始想了。



那时候他关怀每一个人,每一个人都喜欢他。他跟每一个人嬉笑,打闹。


很快乐,但他没有爱上谁。


朱正廷知道自己的爱都是轻轻浅浅的,像下过雨以后,不平整的地面托起的积水,一洼洼。


他跟自己说,是因为要爱的对象太多了。


每一个人都在他的心里有一个位置,而朱正廷每天都拥抱着他心里的珍宝甜蜜入睡,有时甚至呓语,把简单而愉悦的爱提到嘴边。


他慢慢确定了自己是不会心动的。因为他的心装了太多人,很重,动不起来。


他不曾期待那种繁华璀璨的烂漫夏天会降临他的心房,他珍视那些平淡而幸福的春日秋夜。


所以即使在把周彦辰压在湖南广播电视台的舞台上之后,朱正廷依然心平如镜。

也正因为这样,《PPAP》排演时,他才坦然地接受了周锐他们提出的建议,在公布舞台上,落落大方地与周彦辰十指相扣,为观众诠释“想把你双手握紧”。


即使在后来身边的同伴开始或有心调侃,或无心提及他和周彦辰的关系时,他面上羞极而恼,其实心里不起一点风波。


每次碰到周彦辰,他依然毫无芥蒂地笑着打招呼。


公司觉得这样的态势也是很好的,就没去抑制那些制造暧昧的声音。


可是啊。人总要有个可是。


有天晚上冷得不行,朱正廷就去买了酒。

但他其实极少喝酒,他对自己喝了酒以后会变成什么形象都没有特别大的概念。只是凭着直觉,为了取暖。


他在练习室外面一口气喝完了那一小瓶。上楼的时候他的肚子开始暖,他对自己的机智非常满意。


推开练习室的门,里面只有周彦辰。

朱正廷咧开嘴笑了。

周彦辰也笑了笑,因为长时间的练习而有些疲劳。



但朱正廷又笑了。

“那我陪你练呀。”


但其实两个人要表演的不是同一首歌,周彦辰觉得有点奇怪但没问出来。


而且周彦辰本来是打算休息一下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没能告诉朱正廷他想休息。


所以他们又在同一个练习室各自练了好多遍。


然后朱正廷说我们休息一下吧,声音很飘。


周彦辰觉得他可能是累了,就点点头。

他觉得自己好奇怪,每次看到朱正廷在练,自己也突然有了力气。

他觉得朱正廷人这么好,自己为什么会在对到他的时候胜负欲变得这么强。


后来周彦辰才明白,不是每次看到朱正廷在练习,自己就不会累;而是每次看到朱正廷,自己就不会累。


朱正廷背靠在镜子前,但因为酒精的麻痹,身体没了大脑控制,人慢慢往下滑,最后干脆抱着腿侧躺在地上。

周彦辰觉得朱正廷可能是太困,睡着了,但地板很凉啊也不能在这里睡,还是把人叫醒。


走近一看,他才发现朱正廷的面色不对。


有点太红了。比室内缺氧还要更红一点。


“正廷?”周彦辰拍拍那人肩膀,“回去睡吧,这里怪凉的。”


但地上的人并无反应。


周彦辰想拿手试试朱正廷额头温度,怕他是发烧了。

正想伸过去的时候想到自己的手也很冷,就先哈了几口气把手焐暖,才小心翼翼摸上那人额头。


唔,是很烫。


周彦辰皱眉,怎么发烧了还练呢,这么想赢。


然后去一边拿了朱正廷的羽绒服。


他拿到朱正廷的羽绒服以后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


周彦辰虽然不喝酒但他家里人一直都喝,他小时候闻惯这种味道。


他跪在朱正廷身前,帮他套上衣服。

朱正廷本来就白,酒精烧在他脸上的红透出来,就像雪地里的樱桃,诱惑似的。


周彦辰想,他就碰一下。

就一下。


哪里知道,这手指一触上去,像碰着雪,一下软得像要融化似的,像个陷阱。



是个陷阱。



他把朱正廷抱起来下楼。


屋外混着雪的寒风打在朱正廷的脸上有些许醒酒功效,他感觉自己飘在空中。


“你是谁啊。”


“周彦辰。”


“去哪里啊。”


“宿舍。”


“周彦辰吗……”


“是我。”


“他们说我喜欢你。”


周彦辰的脚步一下子停了,但他又不敢看自己怀中人的脸。


他只是觉得自己的脊背突然腾升一股暖意,虽然脸被风吹得冰凉。


脚下的步子又加快了。


“那你。那你喜欢吗?”


周彦辰本来是想开个玩笑。后来话说出来以后,他意识到自己好像真的是想问这个问题。

说不期待是假,说没有心动过也是假。



“喜欢啊。”朱正廷眼睛一眯,又笑了。



周彦辰却笑不出来,他的心“咯噔”停了一下,又开始疯狂跳动。两臂收得更紧,他怕那笑靥如花的人被他抖到雪上去,又怕抱朱正廷太紧他能隔着羽绒服听到自己的心跳。


不知道朱正廷现在是醉着是醒着。

但周彦辰觉得是假的。


不是他认为朱正廷在说假话。

而是他突然觉得“喜欢”这两个字本身就是假的。


他回想跟朱正廷接触的所有细节,理智告诉他,如果是被喜欢上了,有很多事情就不应该止于那个层面。

就像十指相扣之后应该双臂相拥。

但朱正廷都只是风过平湖,看出来不是抑制住的。

而他自己,也只是惊艳于那人的姣好面容与身姿。


再没有更多了。

他们两人之间其实,很浅很浅。



“喜欢就好。”

好像朱正廷说喜欢的不是一个人,更不是周彦辰自己,而是个他送出的礼物什么的。



周彦辰轻轻扭开朱正廷宿舍的门把手,推开门,把人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


宿舍里Justin正吸着泡面,看见周彦辰抱着自家队长进来,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声。


“Justin,你拿热毛巾给你正廷哥擦擦脸,他喝了点酒。”周彦辰把朱正廷的羽绒服剥下来挂好,给他盖上被子,“我走了啊,你得记得给他擦脸,别吃完就忘了。”


Justin嘴里塞满面条,留不出空,就用手比了个OK。


可是聪明的富贵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卧槽范丞丞他们说的不会都是真的吧。”





周彦辰关上门,又返回了练习室。

但是话一旦说出来,就会在人的心里播下种子。



可周彦辰如果迟走一步,就能听到朱正廷说的那句能把他心中的种子翻出地表的话。



Justin收拾好泡面碗,接好热水,在准备将毛巾怼到朱正廷脸上的时候听到一句话。


“周彦辰,我就像……喜欢Justin和丞丞和坤坤那样的喜欢你啊。”



Justin感觉手上的热毛巾一秒钟全凉了。



这天啊,还真是挺冷的。





第二天起来Justin跟朱正廷说了昨晚他喝酒被周彦辰送回来的事情,难得语调正经,却让朱正廷感到奇怪。



朱正廷奇怪的不是他被周彦辰送回来的事情,因为他记得他喝完酒以后是去周彦辰的练习室练舞的,睡在那里被他送回来也挺正常的。


奇怪的是Justin为什么会这么乖没有添油加醋把事情原原本本的给说了出来。


“黄明昊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你干嘛突然这么乖。”朱正廷动了动手臂,准备洗漱。



Justin不知道这个世界为什么要对他这个未成年人要求这么多。

他以后再也不想在宿舍吃泡面了。



“正廷,你有没有想过彦辰哥会喜欢你啊。”Justin一脸正经,让自己看起来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大家都开玩笑你们两个,他要是知道你其实并不喜欢他那他不得难过死……”


Justin都快缩到床角了,声音越来越小。


朱正廷才意识到他昨晚喝醉以后可能说了些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他的?”朱正廷抓着牙刷冲到Justin床前,“你说,你昨晚听到我说了什么。”


“你说,你喜欢他就跟喜欢我跟范丞丞和坤坤哥一样的,那不就是……”Justin一把抱住自己的被子,“我猜他可能前面问了你喜不喜欢他……”



朱正廷握住牙刷的手停止了搅动。

即使嘴里没有泡沫,他也说不出一句话。


看着朱正廷压低眉毛沉默,Justin把头蒙进被子里大喊:

“不要打JustinJustin什么都不知道Justin以后再也不在宿舍吃泡面了……”



朱正廷没去理睬他,他只是折回卫生间完成了他的洗漱。


他想昨晚的触觉,一直很暖,很柔软吧,不然他一定会醒过来。


所以周彦辰对于自己,一直都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呢。

那自己对于他呢。



他穿好衣服出了宿舍。


外面因为昨晚下过雪,今早是个大晴天,太阳好得不得了。


在路上朱正廷看见了向宿舍这边走来的周彦辰。


他看到他,笑得很灿烂,两排大白牙,反射着太阳光。


怎么说呢,像向日葵。


之前怎么从来没有注意到呢。


就好像周彦辰的笑把所有的阳光都反射到了朱正廷的心里,然后他迎来了向日葵怒放的盛夏。

朱正廷从未期待过的盛夏。

在这北风咋呼的冬天,温暖得让他差点落泪。



完蛋了,朱正廷没见过这样的笑。


一样的,周彦辰也从来没有为谁这样笑过。


“嗨。”朱正廷伸出插在口袋的右手向那人挥了挥,微笑是挤出来的。


他没有办法再像以前那样对待周彦辰了。


因为他感觉,他心动了。

尽管难以置信。



“你好点了吗?早上起来没有头晕吧。”周彦辰走到他面前,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没有发烧就好。”


该死,他做这个动作竟这么恰如其分。


“你喝不了酒,一下子喝多了,会容易发烧的,有些人会拉肚子。”周彦辰很认真的跟他说。


朱正廷抿抿唇。


“谢谢你昨晚送我回来。”



“都是兄弟,说谢谢就见外了。”

但明明提起昨晚的事情,周彦辰的心跳就快得不行。



但什么都没发生啊。



“哦对了,你回宿舍干嘛。”朱正廷回头看了一眼宿舍大门。


“看看你啊。”周彦辰脱口而出,又觉得直接说不太好,就再补了一句,“顺……顺便拿点东西。”



因为从小到大都是在照顾别人,考虑别人的时间太久,朱正廷就只是习惯了这种角色。

所以只要一点触碰,他就受宠若惊。


他不知道。


一旦,

心惊。



就在劫。

就难逃。



朱正廷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表达自己的感动和惊讶。

他挠了挠头。

“我挺好的,没发烧。真的很谢谢你,彦辰。”


他伸手去扯了扯周彦辰的袖子,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

看起来好傻。



“等一下不是要彩排了吗,我们快点去那边吧。”

朱正廷匆匆告别,没给自己留下看周彦辰的脸的机会,也没给周彦辰留下看自己的脸的机会。


应该很红吧,那时候自己的脸。






朱正廷排完以后下来看周彦辰他们的彩排。

整个舞台都很棒,但是。



“周彦辰晕倒了!”



朱正廷大脑一下子空了,看着乌压压的人涌上舞台去,他却挪不开步子,呆立在原地。



心跳的速度越来越缓慢而沉重,眼睛里有什么东西滚了出来,裹着杂七杂八的化妆液掉到朱正廷手背上。


身边的声音越吵,他越只能听到自己眼泪砸到手背的声音。


心脏像被挖掉一个洞,而且这个洞随着时间的延续还在不断扩大,吞噬朱正廷的思维能力,释放着恐惧。



他知道他现在和以前有什么不同了。



以前是会着急得快要发疯。

现在是在害怕得快要死去。



Justin看见朱正廷像失了神一样,赶紧过去抓住他。

“正廷你要去看他吗。走吧我们去医院。”


朱正廷像没了骨头一样任凭Justin扯着袖子拉着胳膊走着路。



他听到很多个声音,辨不出哪个声音是哪个人的。



说周彦辰三天就睡了三个钟头。

说他编个理由又留下来继续练。

说他昨晚还咳血了。




昨晚,还让他费劲抱自己回了宿舍。



朱正廷蹲在墙壁前面,扯着头发捂住头。


要是自己昨晚没喝酒,肯定有办法把他劝回宿舍的,他不是喜欢自己吗,肯定言听计从啊。

要是在他把自己放在床上的时候醒过来,撒个娇让他留下来。

他会留下来的啊。

他是会留下来的吧。



“正廷哥……你别难过了,彦辰哥会没事的,医生说只是疲劳过度加一点低血糖……”Justin圈住缩成一团的朱正廷。


他感受到朱正廷在发抖。

不知道是在内疚还是害怕。



好久,朱正廷沉默好久。


最后咬着嘴唇说出一句。

Justin又听清了。


他说:


“我还没听过别人跟我告白呢……”




后来的公演很成功,他们两个都顺利晋级留下。



朱正廷把自己的心事藏得好好的。

周彦辰也是。



转眼就到了周彦辰生日。Justin和范丞丞拉着朱正廷去给他庆生。

他走在队伍的最后面,镜头看不到他的脸。

粉丝给周彦辰摆了一个小展台,朱正廷也感受到了相同的感动。


朱星杰给他戴上了寿星皇冠,但没有东西固定。


朱正廷就去蛋糕区找那种细小的绳子,找到以后发现他们已经用耳机把皇冠固定住了。


他装作什么也没做,把绳子缠在自己的手上。


一圈又一圈。

朱正廷知道自己已经把自己绕进去了。



从哪个时候开始呢,心里面的天秤开始倾斜。

那个叫周彦辰的人占据越来越多的土地,却只种花,不栽果。



他不急,慢慢等。

他向来都是目标明确的人。



可私心却越来越重。


他对自己说,不能,不能据为己有。


不能看到好的东西就想要。


不能贪。



可他阻止不来。





大家都发表了给周彦辰的生日贺言。

本来是要结束了。


可是朱正廷加了一句。


“彦辰我爱你。”


是私心。

他想要全部的人听见。


可他不敢正对着镜头讲,他别过了头,看向别处,两只手不停地鼓着掌。

他本来不期待有任何回应。


可是周彦辰说:


“我也爱你正廷。”


一次不够,再说一次。


“我也爱你。”


他将手跨过那么多个人伸到朱正廷身边,朱正廷脑子很乱,他不想握,但是在镜头前面,不去握手会很奇怪。


所以他碰了一下周彦辰的手,又立马像触电一样抽开。




那之后他们很久都没说话。


朱正廷避免见到周彦辰。


他早就发现周彦辰对自己其实没有感觉,那两句爱你干巴巴的,是说给摄像头的,不是说给他朱正廷的。

他知道。



要是喜欢,早就说了。




朱正廷的话越来越少。

他为自己感到丢脸。不是在镜头面前说爱你这件事让他感到丢脸。

他为自己一直误解周彦辰,一直觉得周彦辰对自己有特殊的感情,并幻想不切实际的东西而丢脸。


Justin和范丞丞都有所察觉,但不敢问。





一直到朱正廷和周彦辰都选择了《Dream》。



两个人都没有被票出去。




所以朱正廷练习的时间就在大家一起练的时间和周彦辰不单独在练习室的时间。


他们基本上没有说过一句话。

朱正廷也不期待交流。

但他发现就算这样他都没能对周彦辰死心。



而弟弟们天天缠着他问正廷哥怎么都不爱我们了,正廷哥怎么不开心了。


Justin和范丞丞就会千方百计把他们逗走。


因为怕他们下一句就会问出“是不是因为彦辰哥”这样的话。

因为知道他和周彦辰之间其实什么都没有。




这一天大家都一起练到练习室赶人了才走。

朱正廷下到教学楼大门口才发现自己忘记带围巾,转身又上去拿。



无尽绵长的走廊里闪着只有那盏前几天坏掉的应急灯的绿光。

朱正廷裹紧他的羽绒服,他有点怕黑。


空气中隐隐约约传来凌乱的脚步声,和呼吸声,激荡又有力。


朱正廷想掉头离开,可是练习室就在前面一间了,如果不拿围巾,感冒了会影响排练。


没有鬼的没有鬼的。

有鬼也是人扮的。


他越往前走,听到那些声音越大。

他皱皱眉头,鼓起勇气,拧开了练习室的门把手。


围巾挂在离门最近的杆子上,他本可以抽掉围巾头也不回的往回跑。


可是练习室的中间摆着一个小手电筒,跳着一个人。


是周彦辰。




半个月之前的那些恐惧和慌乱又涌上朱正廷的大脑。



他走进去,把门关上。

周彦辰停住,转身,眼里不知闪着什么光。



“周彦辰!”朱正廷走过去拿围巾甩在周彦辰身上,他听起来濒临破音,“你不要命了啊!”



“正廷回来拿围巾啊。刚刚看你走得急忘了围巾,本来想追上去给你的,但是好像你最近都避开我我就没有。”周彦辰应该是笑了,他抓住准备下滑的围巾,叠好,递给朱正廷,“我一身都是汗,搞脏你围巾不好。”


“不要转移话题!”朱正廷没有拿过围巾,他现在一点都不关心围巾。


他现在一点都不好。


“正廷,我知道我自己的票数的,”周彦辰拉过朱正廷的手,把他的手指摊开,将围巾放上去,“这是我最后一次舞台了。我知道进不到前二十的。我想把它做好。你能理解吗?”



朱正廷抓住周彦辰的手,借势扎进了那人怀里。他紧紧抱住周彦辰,就好像下一秒这个人就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他抑制不住的泪水溶进周彦辰胸腹前面被汗浸湿的衣服。


“我不理解!我不能理解我不想理解!我只知道上次你躺进医院我在病房门外哭到头晕我只知道看不见你我就要疯掉……我不能……”


呜咽和嗫嚅吞掉了大部分文字,留下的空白,朱正廷用快要撕裂的痛苦,话与那人知。


周彦辰只觉得突然。


他只能茫然无措地抱住那副躯壳。


他没见过一个人为他哭掉过灵魂。

他心疼。


不愿这个人是朱正廷。

又觉得非他不可。



周彦辰轻轻拍着朱正廷的背,他知道他的眼泪里流淌的都是对他的理解,嘴上扔出来的都是关怀。


朱正廷总是这样,这么关心人,他真好。周彦辰把头挨到朱正廷的发顶,想要在这一刻汲取一些他的温暖,毕竟以后就没有机会。



“我不要这个,不要……”朱正廷突然推开周彦辰,“我受够了。”


即使是在仅有一盏手电筒照明的房间,周彦辰也能看到朱正廷眼眶的红色妖冶得像山野篝火。


“那你,想要什么?”



朱正廷知道这一刻终于来了。

他一直是个目标明确的人。


他用手臂勾住周彦辰的脖子,将嘴巴印到那人唇上。

他闭上了眼睛,因为不想睁开眼睛流眼泪。他的委屈,他的愤怒,他的惧怕,他的疯狂的暗恋。

他用上齿咬那人的下唇。


气急了。

真是气急了。


朱正廷好没有办法。

即使亲吻也在流泪。


气到跳脚也只能亲他,只能爱他。


周彦辰感受到那人滚烫的眼泪划过自己的脸庞。

感受着这份陌生又亲切的疯狂。


朱正廷感觉自己要断气了。

他把额头往下挪,扣进那人颈窝。


“我要,”朱正廷吸气太急,换来剧烈咳嗽,“我要你爱我。”


他的嘴唇印在周彦辰的颈侧,锁骨,但不再往下了。

重要的事还没有说。

于是他把最后一个吻留在周彦辰耳垂。


“我要你爱我。我好爱你。”


随后是牙印。

一枚轻轻浅浅的牙印。

却告诉周彦辰也告诉朱正廷自己,他做不到再轻轻浅浅的爱着。



周彦辰已经方阵大乱,他一只手揽着朱正廷的腰,另一只手抹掉他的眼泪。

周彦辰想的是,天气很冷,眼泪留在他脸上,他会很容易感冒。


可是那些眼泪,好像用手怎么擦都擦不干。


所以周彦辰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卷成一团,一点一点擦掉朱正廷脸上的泪水。

“我答应你。但你也要答应我以后不能在别人面前这样哭好不好?因为我不知道别人会不会像我这样帮你擦眼泪。”


朱正廷吸着鼻子,双手抓住周彦辰的手。

他跑到墙壁那边把周彦辰的衣服抱过来,披到他身上。

又捡起那条围巾,展开,绕在周彦辰脖子上。


一圈又一圈。

朱正廷想要把周彦辰也绕进去。


“你把我围巾弄脏了,我不要了。”缠好以后,朱正廷在周彦辰嘴上轻轻一啄,“但你不准扔。”


周彦辰想亲回去,可是他穿着羽绒服,十分臃肿,亲不到那轻盈的青鸟。


就只能晾着两排大白牙傻笑着。


“跟我回去好不好,我怕黑。”朱正廷知道周彦辰不会再拒绝了。


谁叫你先害我心动,要你赔我一生。




第二天全厂人就都知道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事情了。



只要是板上钉钉的事情,Justin和范丞丞当然撒开了胆子传。



当然厂子里,也没有多少个人了。

公演过后会更少。



公布顺位排名的时候,朱正廷已经没有那么紧张了。


因为周彦辰给他打过预防针,让他用一周的时间去消化,沉淀这个事实。



朱正廷在拥抱郑锐彬的时候,视线也依然留在周彦辰身上。


因为在这个圈子里,任何在时间上称之为短暂的告别都会因为通讯不佳和行程繁忙而在感受上被无限延长。



那个晚上,朱星杰暗示性地问过周彦辰,他和小鬼需不需要今晚去别的宿舍借宿。


周彦辰一听便红了脸。

“杰哥你这个……就不厚道。”


“什么厚道不厚道,这么一走什么时候再见啊,今晚不好好跟人家说说话,以后你指不定怎么想人家呢。”朱星杰拍了拍周彦辰的肩膀,“何况你跟人家正廷刚好上,现在就要走了,你不怕人家以后出道了移情别恋啊。”


周彦辰低着头腼腆地笑了。

他摇着头轻声说:“哥,你不懂。正廷他,不会的。我信他。”


“再说了,你搬出去睡,人家还指不定来不来呢。”


朱星杰摸了一把周彦辰头发:“行啊你小子,谈个恋爱嘴巴都灵光了。”


这时听到敲门声。

朱星杰转身去抱自己的枕头和被褥。

“哈哈哈周彦辰你开门啊愣着干嘛?”



周彦辰双颊红透。

可是打开门,门外却不是朱正廷。

是毕雯珺。


朱星杰也惊讶,抱着被子愣在那。


“彦辰,星杰。”

毕雯珺挥了挥手。

“彦辰,我出来找希侃,正廷叫我顺路来叫你去我们寝室,他说有东西要给你。”


然后他礼貌地跟周彦辰拥抱,祝福他以后星途坦荡并希望能与他早日再见。


周彦辰感动地说了谢谢并交换了祝福,毕雯珺就阖上门走了。


“你说这仙子就是仙子哦,不能屈尊来咱们这里。”朱星杰摸着下巴说,“彦辰你怎么又傻愣着,赶紧去啊。你不睡觉人家不用睡啊。”



“哦,”周彦辰趿拉着拖鞋出了宿舍门,“哦哦哦。”



王琳凯刚洗完澡出来,见周彦辰急急忙忙出去,笑了。

“彦辰哥不够主动啊。”



“你个小屁孩懂什么。过来,擦头发。”朱星杰拍了拍他身边的位置。





周彦辰发现朱正廷寝室的门是虚掩着的,他轻轻推开。

屋内的人背对着他,应是没听见有人进来。

就好像这也应该是礼物的一部分。


谁说不是呢。

对于现在的周彦辰来说,能见到朱正廷就很好。



“正廷?”周彦辰退回门口,敲门。



朱正廷慢慢回头,苹果肌牵起嘴角。

“你来啦。”



“我一回来那俩皮孩子都不见了,雯珺也说什么要去找侃侃,我就觉得还是叫你过来会比较方便一点。”朱正廷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锦囊,“里面是我绣的十字绣。正面是猪背面是兔子。都是我。然后锦囊上面的‘安’字也是我绣的。足够小,你可以去哪里都带着。不是可以,你必须带着。”



“嘻嘻,心灵手巧。”周彦辰双手捧过来,就一直握在手心里,舍不得放进衣服口袋。


“小时候跟着妈妈绣过一点,可能不是太好看。”朱正廷柔声突然转厉,“不好看也不准嫌!”


“嘿嘿嘿,不嫌不嫌。”仿佛周彦辰现在只会做傻笑这一件事情。


朱正廷突然皱眉,拿食指点周彦辰眉心。

“笑这么傻,怎么出道啊。”


周彦辰一秒钟收住了笑容,从口袋中摸出来金丝眼镜戴上。


才戴了两秒,就被朱正廷摘下来,放到桌子上。


人人皆说朱正廷是为了戴上金丝眼镜的周彦辰着迷,可只有他自己知道那种面孔千篇一律,他见过百遍万遍,独独那摘下眼镜后阳光一样的笑容,是他唯一,是他慰藉,是唤醒他心中繁花的密匙。



他紧紧抱住周彦辰,就像他每一次拥抱他的那样。

“公司那边都确定了是吗?真的答应让你出道了对吗?都安排好了吗?”

朱正廷深深吸着周彦辰衣服上的香味,不知何时能再闻到。



“应该回去就签合约了。”周彦辰摩挲着朱正廷的发旋,“别担心我。倒是你,出道以后就该好好吃饭了。现在起码要把盒饭里面的西兰花吃完。”


朱正廷在周彦辰的肩窝里疯狂点头。

然后他慢慢挣脱出来,给了周彦辰一个简单又温柔的吻。

“你要平安。求你了。”


周彦辰只是将怀中的人抱得更紧。

他说他会的。

















朱正廷回忆到这里,已经满脸都是眼泪和溶掉的化妆品。


今天看到社交平台上说的那些话,他不愤怒,连难过都算不上。

让他惧怕的是周彦辰的小号一句话都没有说。


朱正廷知道周彦辰的坦荡。

但如果已经不为他发声,那一定是他已经错到无可救药了。


他怕,他终于要抱不住周彦辰了。


这么多个月以来,他一直谨遵周彦辰的话。

不哭到需要让别人给自己擦眼泪。



朱正廷觉得自己真的坚强得要命。



但他明白一段感情只靠坚强是没有用的。

从一开始就是他的要求。他要周彦辰爱他,要他们在一起,要他收下他的围巾,收下他的十字绣。而今呢,他不知道还有什么脸皮在出了这种事情以后还要求周彦辰跟他维系感情。

毕竟周彦辰从来都没有说过爱自己。

很多次,朱正廷都觉得他们就好像被迫捆绑地两个亲情号码。



可朱正廷还是想要硬撑。

他不知道没有周彦辰他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朱正廷正想拿起手机确定一下周彦辰是不是早就挂掉了他的电话,那扬声器就传出来声音:



“正廷啊,外面下雨了。”



紧接着就听到引擎发动的声音。



“彦辰,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开车一定要小心,车速别太快。”朱正廷突然脑子里就只剩下周彦辰在雨夜中开着汽车的画面,他觉得这个时候该挂断电话,“那我挂了。到目的地记得给我打个电话,发个信息也行。”


“如果,你想的话。”朱正廷斟酌着补上了这句话。



“别挂。”周彦辰这次回得很快。





其实在接起这个电话之前的整整一天,周彦辰都在尝试着压制住自己的火气。



那个节目的样片流出来这么久都没被删掉,网上骂声一片朱正廷的公司也没有贴出公告声讨,而跟他对戏的那个人的公司也一言不发。

两个人的微博都一片寂静。


所以摆出来的态度是默认。



中伤朱正廷的微博越来越长,谩骂他的帖子越来越多。


周彦辰猜到朱正廷是自愿的。

他气的不是什么“移情别恋”。



朱正廷没能保护好自己,被公司拉出来挨舆论的刀子。

这才是周彦辰真正生气的。

他更气的是自己没有任何办法保护他。




他今天打开小号的热搜界面,本来评论都输进去两百多字了,越想越气,干脆全部删掉。




一直以来,他身边不认识朱正廷的朋友得知他跟朱正廷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往往露出一种惊讶而又带着一些同情的神色。


然后周彦辰就会每次都很耐心的跟他们解释说:

正廷并不任性,并不娇气,他很温柔,很体贴,很会关心别人,还老忘记顾自己。我们在一起很舒服,很快乐。



现在看来,那些话每一个字都太真。





“彦辰,你先把车子靠边吧,能靠边吗?我想跟你说件事,说完我就去卸妆了。”



周彦辰不是傻子,他能听出来听筒对面那个人眼里水汽氤氲,脸上的妆肯定都花了。



“那就先去卸妆。”周彦辰觉得自己听起来有点强硬,“好不好?”


“好。”朱正廷觉得这句话憋就再憋那么一下吧,反正都憋了这么久了,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


周彦辰换了高速挡,他不想让朱正廷憋太久了。毕竟已经太久了。




朱正廷用自己生平最快的速度卸了妆。

他洗干净脸回到客厅拿起电话。



“喂,彦辰……”



“等一下,我找不到地方停车。”



“噢。好。”朱正廷咽了咽口水。



“嗯……好了。我停好车了,”周彦辰挂了空挡,将车子熄灭,“说吧。”



朱正廷深呼吸。


“我知道你对我很失望。或者说,你对我从没有感觉到进入了厌恶的阶段。我知道我不值得跟你在一起。从一开始就是我无理取闹。我知道你善良,你怜悯我的脆弱神经,所以你从来没有怨言。你一直都没有爱我。我早就不奢望了。就是。你知道的。我。嗯。对。我好啰嗦啊。你应该去拥有更好的。所以我们……”




“正廷,你开一下门吧。”




“什么?”朱正廷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开一下你的门。外面好冷啊。”


站在朱正廷家门外听完他那一大段语无伦次的话以后,周彦辰觉得自己要是再不见到他的太阳就要被这秋天的夜雨给冻死了。



朱正廷拖鞋都忘了穿,捏着手机赤着脚跑到门口。

打开门,就被抱得死死的。



“朱正廷,我们可以冷战,可以吵架。但是,”周彦辰亲着朱正廷发凉的额头,“分手是不可能的。一辈子都不可能的。”



“可是……”朱正廷不能放纵自己一错再错。



“你还是一直觉得我在将就你。是吗?”周彦辰低头看了一眼朱正廷赤着的脚,把他抱起来,让他的脚踩在自己鞋上。



朱正廷猛然抬头,眼中说着“难道不是吗”。

但嘴巴却紧紧抿成一条线,挤不出半句话。


“不是。当然不是。正廷。我比你喜欢我还要早就喜欢上你了。只是我觉得说出来不如做出来那么好。但我现在知道我麻木是我错了。现在我补给你。”


周彦辰将嘴凑在朱正廷耳边,轻声说:


“我喜欢你,朱正廷。

我爱你!

好爱好爱。”



朱正廷泣不成声,也不知道哪里突然来了这么大的能耐能在哭完一场以后再哭一场。

反正周彦辰在的,他会给他擦眼泪。




而朱正廷,

他会一如既往地抱紧周彦辰,

亲吻他。




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




-正文完-








番外





“我以后会先跟你商量。”

周彦辰拿热毛巾给朱正廷擦着脸,朱正廷仰着脸,眨着他的眼睛细声说道。



“不用跟我商量,你只要提前告诉我就好。这样我才有充足的时间去保护你。我们一起承担每一件事情的结果。正廷,”周彦辰捏了捏朱正廷的脸,“别自己难受。不然我会生气。你要记得我很暴躁的。” 




“周彦辰,你超好。”

朱正廷拿小指勾着那人的手。



“啊这就算好了?你的要求可以再高一点的。比如说,问我要礼物。”周彦辰把人抱到沙发上。


朱正廷伸出手。

“那你给我礼物。”



周彦辰摸自己衣服上的口袋,摸出来一个粉红色的小盒子。



朱正廷惊喜地瞪大眼睛,小心翼翼地把盒子摸过来。

“还真的有诶!是什么。”



扯开粉红绸缎丝带,揭开盒盖,里面是几颗糖。


朱正廷拎起一颗。

“大白兔?”



“嘿嘿,对啊。我是大白牙。”周彦辰又亮出他引以为傲的两排光洁牙齿。

又亲了亲男朋友的脑门,“然后你是兔子。”



“我们要像这个糖一样甜。”



“对哦对哦,还有,”周彦辰把朱正廷抱向自己怀里更深的地方,“我是你的大白,以后我会保护你。”



朱正廷羞红了脸,不知道怎么接话。


他拆开一颗糖,塞进周彦辰嘴里,又拆开一颗,塞进自己嘴里。


“只有几颗吗?”



“晚上不能吃太多糖,你会长蛀牙的。”周彦辰一本正经。



朱正廷听完便跪在周彦辰面前,装得很忧虑。

“那如果我真的长了蛀牙,你还会爱我吗?”



周彦辰捧起朱正廷的脸,望进他的眼睛里。

“爱。牙齿掉光了我都爱。”




最后他们交换的那个吻很甜。

而奶糖说不关它的事。






-全文完-





’因为一开始想的是短打结果还是写到一万字去。看热度吧,如果热度到我预期,我可能会后面分章节发,然后搞个合集那样方便大家阅读。

’’也是看热度吧,如果热度够的话就加辆婴儿车。

’’’非常感谢你看到这里。


 
 /  热度: 157评论: 29
评论(29)
热度(157)
©ANNaya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