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白】Apple

      
        李泽言看到苹果就能想到白起。
        但看到白起时,就只能想到白起。嗯,对,就只想到白起。
        可见白起与苹果并没有相似之处。
       

        白起是与众不同的,李泽言想。
        而李泽言对所有的水果都一视同仁。

        苹果之于李泽言只有切片摆盘和切丁做沙拉两种选择。至于苹果醋,那是饮料的范畴了。
       

        是的,李泽言会在心里竖起几个柜子然后把他毕生所知的事物井井然地塞进相应抽屉里。
        

        之后白起闯了进来,李泽言却不知道这个人物究竟能属于哪一个抽屉。只能听任他恣意地横在自己心里。

        李泽言这一听任,就过去了三四年。他也头疼,可又束手无策。

        不然,还能怎么样呢。
      

         “说回苹果吧。”李泽言听见自己的太息。
        

         白起喜欢吃苹果。

         李泽言从来没有听白起说过自己喜欢吃苹果。只是李泽言见到白起吃苹果的频率太高,就默认了他这一喜好。

        凭空武断的确定一个人的好恶是有罪的。
        但李泽言莫名地就觉得界定白起他需要频频越轨,尽管结果仍是徒然。

        李泽言也是纳闷的。
        白起为什么就不能自知一点找到一个抽屉把自己给塞进去呢?明明都待在他心里那么久了,又没多大的地方,也该熟悉路了吧。

        “还是说回苹果。”李泽言感觉自己又在不自觉皱眉。

       
        白起吃苹果,不切片,不切丁,他甚至,不削皮。

        这使李泽言顿然发现这种水果不削皮也是能吃的。
        他几乎是惊愕地,猝不及防地接受了一个苹果能被成个完整地啃咬下肚的事实。
       

        白起做什么事都很自然。像那些事物都是因他而生的一样。他像造物主一样的赋予那些东西最朴素的属性,使李泽言常常不自禁的想到“绝假存真”的童心说。
         仿佛在白起眼中,削皮与不削皮完全不能成为一个论题。李泽言觉得白起可能只是享受那种颗粒在舌苔上摩挲,翻涌的咀嚼感。又或者只是借助苹果占据口腔以躲避过多的社交尴尬。
       
       

       李泽言知道一些苹果的益处。
       

        “一天一苹果,医生远离我。”
        尽管中英文都很拗口,但人们依然愿意将之流传。苹果的功效可见一斑。

        所以李泽言心若无白起地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摆了一篮苹果。
 

        魏谦则委婉地暗示总裁苹果虽然浑身是宝却没有景观植物的美学效用。

        李泽言则很大度地没有直言魏谦的愚笨。
        毕竟不能让谁都知道,他在布置一场飨宴。
  

        白起终究是姗姗的来了。

        他拉升窗户,送进来一阵风凛凛地告诉那个埋首于电脑面前的人他的到来。
      

        他跳跃,落地,清了清嗓子。

        “上面派我来看看你。”

       李泽言心里越是欣喜若狂,嘴巴就越要冷若冰霜。

        “你已经看到了。可以走了。”

        李泽言的心脏很谨慎地跳动着,生怕跳错哪一拍就会暴露自己。

        他的余光能够小心地瞥到白起想要移往窗边的双脚。

        所幸的是,那双脚就在那里停住了。

        “哦,还有,上级让我问你需要什么。”

        李泽言想,我需要什么,我需要一个你。
        然而嘴上说的是:“没有。”
       

        李泽言知道多说无益了。只能山穷水尽到重又埋首于电子表格前。
       可那些方框里面全无数字汉字,全是白起白起。

        耳边迟迟没有响起风的声音。他为什么还不走。

        李泽言忍不住抬头。
        “你上级还想知道什么?”

        对方明显紧张。蜷起手指放至嘴边,轻咳。
         “前任局长,办了一个苹果园。后天剪彩,上面希望你出席。”

       李泽言不吭声,心已颇起微澜。

       “当然如果你没时间,可以不去。”白起无目的地望向窗外,只是想消解尴尬。

       “你希望我去吗?”李泽言看着白起。

        白起转回视线。
        “上面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李泽言低下头看文件。
         “好。我会到场。”

        白起则转而看自己的鞋。
        “嗯。我知道了。走了。”

        快看我给你买的苹果啊笨蛋。李泽言心里焦躁不安。

       可是白起的上级真的没有更多的吩咐了。白起又拉起了窗户。

        “等一下。”李泽言忍不住。

        李泽言总是忍不住。

        “桌子上是合资人送的苹果。你吃一个看看。”
        

        李泽言看见白起疑惑,方寸略乱,故又补了一句:“味道应该不会跟它们看起来一样糟糕。”
        李泽言像在稳住阵脚,又很像是在为自己没有任何邪念的行为和话语辩解。

        白起过来了,随便拿起一个。
         “洗了吗?”

        李泽言闷声,按捺住多余的激动。
        “嗯。”

        他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做什么,是抬头看着白起吃苹果,还是低头看那些该死的全是白起的文件。

        “算了,”李泽言心里的小人摆摆手,“你还是看苹果。”
       

        所以李泽言盯着那些苹果。耳边清脆的咀嚼声,让他稍稍心安。

         “你的合资人为什么要给你送苹果?”
        咀嚼声停下,切换成白起不明情感的嗓音。

       
        “什么意思?”

        “你显然不喜欢吃苹果。”白起又拿起一个苹果,放到李泽言面前,“苹果上一点蜡都没有,可见已被洗过多次。但你不吃它们,只是摆在桌子上。为什么?”

        李泽言终于抬起头。
        “你为什么要想这些无聊的问题。”

        白起把那个苹果放回果篮,从衣袋中拿出一个塑料袋,然后将那一篮果子倒进袋子。
        “剩下的在哪,我拿回局里化验。”

        李泽言痛苦地阖眼,手按太阳穴。
        “白痴……”

         “你最好配合我工作。我不想因为你食物中毒写检讨。”白起似乎很不耐烦。
       

         “……那里面没有农药,连添加剂都没有。”李泽言疲惫地叹息。

        白起皱眉。

        “苹果不是合资人送的。我骗了你。”李泽言真的疲倦。

        白起等李泽言说完。

         “这些是给你的。”李泽言看向别处,如果可以,他想背对白起,“我只是以为,你可能喜欢吃苹果。”

        白起不明白为什么李泽言要关心自己对水果的偏好。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说。”
       

        李泽言皱眉。
        “你喜欢……直接的方式?”

        白起很无奈。
        “当然。”

        李泽言如瞬间醍醐灌顶。

        他起身,绕过办公桌,走到白起的面前。
     

        白起还没搞清楚苹果的事情。他以为李泽言走向他是想给他一个详尽而真诚的解释。

        而李泽言则的确给了他更多。

    

        他微微倾身,给了白起一个吻。

        

        这真是再直接不过的解释方式了,白起想。
        但他好像并不感到特别意外。
      

        ——早该如此。

        李泽言如释重负。他看起来心情很好。

        “以后你吃完苹果应该用舌头把嘴唇舔干净。那上面全是糖霜。”

        “那很困扰你吗?”白起扬眉。

        反倒是李泽言感到意外。
        “你居然不介意……”
 

        白起双手交叉在胸前。
        “这句话,你亲我之前怎么不问。”

       李泽言无以反驳,扯起嘴角轻轻一笑。

       白起把那袋苹果放回篮里,走到窗边,拉升窗户。

        他扭过头看李泽言:
        “我明天还会来。”






        此后,魏谦便发觉总裁给苹果商的投资越来越大方。
        莫非这苹果摆在桌上还真的能让生意和心情好起来?
        魏谦决定下班就到市场上购买苹果,然后供在书房。

         其实李泽言的苹果一点都没有居功自傲。它们仍静静地躺在果篮里思考着如何继续造福这对恋人。

        毕竟,以奉献为乐,才是高尚。



(END
       

' 以此文悼念我失去的三月三假期。

''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文总是流于一种特别奇怪的格式……大家能看懂吗?
不过我挺喜欢这样写的,有点像自闭症患者与自己交流。
无微不至,关怀到每一个心灵毛孔。自己了解自己的所有。
每一个情感的激灵都能翻出惊涛骇浪似的。
仿佛世界之大,你我就足够将其填满。
很足够,很足够了的。

'''先这样写吧,不然我不知道何处安放我诡异的脑回路:)

 /  热度: 271评论: 27
评论(27)
热度(271)
©ANNaya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