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白】Appellation


        李泽言最近受了点刺激。

        前几天他跟一个生意上的朋友出去吃饭。
        饭吃了一个钟头。结果那朋友跟他妻子打了半个钟的电话。

        电话声音大,女人音色又尖,每隔两秒喊一次“老公”,又娇又酥。
       朋友喝了点酒,脸红的一塌糊涂,听到这一声声叫唤,感觉面子倍长。

        可能是真有什么要紧事吧,电话一挂,朋友就急匆匆走了。

        可那贯耳魔音就从那天起一直追在他耳边,搅得李泽言心烦意乱。

        ——他跟白起结婚挺多年了,白起从来没有叫过他除了名字以外的称谓。

        不管是在家还是在外人面前,都只有——“李泽言”。最亲昵的,也不过是叫句“老李”。
        本来也没什么,称谓而已,叫什么都差不多。
       可是既然叫什么都差不多,白起怎么就不叫他“老公”呢?

       李泽言郁闷。
       李泽言百分之三百六十度郁闷。

        白起刚好这几天心情不错,看着李泽言愁眉不展,便想着哄他两句。

        某个早晨。
        李泽言皱着眉头在阳台看报纸。
        

        “我看你最近表现不错,按时回家按时睡觉按时起床按时剃胡须——给你个小奖励,”白起把脸贴过去,眨眨眼,“想要什么?”

        老李合起报纸,扶着额头闭眼冥想。
        良久,终于抬头,说出了自己的小心愿:

         “那你叫我一句‘老公’。”

         白起有点懵,这又是被灌了哪门子的迷魂汤。
         但是还是张嘴叫了句:

          “老公。”

          咬字清晰,发音流畅。
         白警官觉得自己出色的完成了任务。
  

         可是李泽言眉心都快起褶子了:
          “不行。再来。”

         白起挠挠头不知道怎么叫能让李泽言满意。
        突然他灵光一闪,想到局里那些女警打电话求自家丈夫买包包项链的场景,便有了模板可仿。

        于是白起拉长了每一个音节,并掐起嗓子:
        “老——公——”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小学生在学拼音。

        
        李泽言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眉头拧得更紧,似有千斤之重。
        他把右手食指指节贴在唇上,再次陷入沉思。
  

        见自家老李不作声。白起眯起眼睛问:
        “你喜欢我叫你这个?”

        李泽言在心里比较来比较去,终于一锤定音。
         扭头看着自家爱人的眼睛,神色认真:
        “你还是叫我李泽言。”

        白起想笑,又憋住,知道李泽言从来别扭。为了让他安心,白起回了句:“知道了。我去上班。”

        李泽言点了点头,突然停住,像是想起了什么:
        “等一下。”

         白起回头,脚上鞋带扎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和窗外的晨光一样懒洋洋地望着李泽言。
        “怎么了?”

         李泽言走过去,弯下腰,在白起额头上轻轻一吻:

         “走吧。今天早点回来。”

        是啊,有金玉良缘就足够啦,称谓并不重要。

                      【END】

 /  热度: 266评论: 6
评论(6)
热度(266)
©ANNaya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