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白】How to Please a Good Policeman

※老干部李泽言和乖宝宝小白警官婚后
※第一次写言白,大量OOC
※把我全部的爱都投进去了,最多就只能写到这个份上了,就这样吧,祝他们早日领证。

01
        白起今早7点起来就感觉不对劲。
        倒不是自己不对劲。
        是李泽言。

        白起照常洗了晨间澡,刷牙,换衣服,吃早餐。
        李泽言照常洗了晨间澡,刷牙,换衣服,煮早餐,吃早餐。
        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的。

        白起吸溜吸溜吃着鸡蛋面,能感受到李泽言隔两秒就看他两眼。有几次白起都看到李泽言嘴唇张开,又合上。

         直肠小白筷子一拍,双手叉在胸前:李泽言你有屁快放。
        
         李泽言垂下睫毛,看表。
         “你吃了10分钟。”

         白起猛然看向挂在墙上的钟,时针分针早已滑到了他不敢想象的位置。
        “你不早说!都是因为你看我我才分心看你。”

       白起抓起一张餐巾纸象征性地抹了把嘴,在李泽言左颊上啄了一口。
        “走了。”
      
        转身掀开窗跳了出去。

02
        因为每天的晨间吻,李泽言的每一天都过得非常有仪式感。
        可对于今天,李泽言总觉得就是不能跟其他天一样。
         就像在开会的日子他会默默在心中的日历上画圈一样。今天这个日子他在日历上都不知道重重叠叠画了多少个圈了。
         从元旦那天就开始盘算着怎么过这一天,李总当然不会满足于一个吻。
        投资必须和收益成客观性的正比——这是李泽言的行事原则,不做亏本买卖。

        平常日子里,李泽言能把白起多留一秒是一秒。可人民警察爱人民,对人民负责,为人民服务,哪能假公时济私情。李泽言钱多是多,也不能跟人民大众抢人吧。
       
         可是今天李泽言很烦躁。
         原因多成一团麻压在他心口。
         他今早欲言又止,是想问他知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何况他怎么舍得催促他吃早餐,他希望白起吃一次饭能吃一辈子那么久。这样就能简简单单的陪他度过余生了。
        可他又怎么能舍得白起陪他过这么精神简单的生活。

        他为了过这个节,查了百度,问了魏谦,去了图书馆找资料。
         结果是李大总裁连情人节发展传播整个过程都背出来了还没有想到怎么取悦他的警官恋人。

         李泽言很沮丧。
         他知道他为白起做什么他都会欣然接受。可是他就是想找最佳方案,他想他的白起值得最好的。

        于是李泽言对抗着自己的强迫症顶着黑眼圈挨到了这一天。李泽言想把整个世界都端到白起面前让他自己挑,但白起不会挑的,“你送的我都喜欢”,没有成就感。
        如果把黑卡直接给他,他可能这时候收下,最迟不过明天李泽言就会在自己的某个公文包里面找到它。

        李泽言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坐在书房,从抽屉中拿出一张白纸,然后再拿出来一支钢笔。他开始写今天中午和今晚的菜单。相比起如何送礼物,做什么菜倒是个相对简单的议题了。

        中午,冒号,清蒸三文鱼,洋葱炒鱿鱼,鲈鱼汤,鱼饺子,糖醋金枪鱼……

         怎么我满脑子都是鱼。不行不行,他有胃病,蛋白质太高不好消化。

        于是废纸篓吃进了第一张写满鱼字的废纸。

        李总又拿出一张纸,铺平,提笔再战。
    
        中午,冒号,青椒牛肉,煎茶叶炒鸡蛋,

       才写两个,李总手机响了,怒火欲起,看到屏幕上的名字,他怒火全消。
        “怎么了?”

         “李泽言,我今天中午不回去了,要加班。”白起的声音清亮亮的,像沙漠中的井水。
       但是话中的内容实在令人心酸,李泽言左手扶着他沁出汗珠的额头,右手把那张菜单抓成一团,扔到废纸篓肚子里。废纸篓省略三千个委屈。
        “我送饭给你。”
        大总裁口中的怨气通过电话无限放大,可白起还是得拒绝。
        “老李啊,我们今天全队蹲守,抓一伙抢劫犯,因为今晚多人过节,局里不希望情侣们谈着谈着恋爱就被抢包啥的,所以让我们中午收网。大家都没饭吃,我想着大家同甘共苦吧,就……”
        小警官的语气软软的,在隆冬变成空调吹出来的暖风煽得李总裁好受不少。
        可对于话中的内容,李总实在无法苟同。
         他心里骂了千百句,白痴笨蛋不清醒,就知道护着别人过节,你老公我不要过了啊;别人没胃病不吃一餐死不了,你个胆汁急性反流跟着起啥哄啊;还劫匪呢让他们劫去好了,你回家咱不出门啥事没有;万一人家穷凶极恶,大情人节的我还得跟你的伤口纠缠;白起你给我长点心吧……
        然而出口就只一句:“白起你还知道今天情人节。”
       
        小警官知道大总裁虽然语若冰霜,但心窝里可热乎了呢。于是声音就更软了——谁叫他家老干部就吃这套。
        “嗯……大不了我今晚飞快一点回去,到时候你可以……”
       白起有点不好意思,但是为了安抚中年男人的脾气,他嘴中轻轻地呐出三个字:
       “喂,饱,我。”

       老李头没谈过恋爱哪里经得起如此撩拨,听到这话,耳朵霎时红掉半截。
        “咳。”老李头使劲咽了一口口水,“我今晚不想帮你处理伤口,你看着办。挂了。”

         这电话打得两人心里都美滋滋啊美滋滋。

         李泽言心情好了一点。又从抽屉中抄出一张白纸,不一会便写了一大堆:

        晚上,冒号,汁烧酿茄子,金蒜香排骨,五香黄花鱼,韭菜馅饺子,菌菇意大利烩饭,黑椒牛排,熔岩土豆泥,奥尔良奶酪鸡排,饭后甜点小布丁和提拉米苏。
       
        “应该可以喂饱他了吧……”大总裁审视着眼前菜单,若有所思。
        鸡排上火,土豆泥不好消化,烩饭量太大万一给他肚子撑坏了怎么办……
        于是李总慎重地划掉了三个菜,才满意地扣上笔盖。

03
        然而礼物的事情总还是没有着落,李总生命不止奋斗不息,购办完了食材,他打算再出去逛逛看看有什么是他家小警官看起来会喜欢的东西。

        李泽言最终还是回家了。
        带着,一条德国牧羊犬。
       
        然后将对白警官无限的宠爱都投入在制作晚餐的过程里。

        李泽言为什么要送狗?
        因为他在大街小巷漫无目的的窜寻中蓦然对上了这头大狗琥珀色的眼睛,思夫心切的李泽言二话不说就刷了卡。然而将狗领上车的那瞬间李泽言心里五味杂陈。

       李泽言从小到大就养过一只乌龟。后来那只乌龟自己爬出了水盆和阳台,就渐渐地爬出了李泽言的记忆。再后来李泽言就没养过宠物。

        “应该会喜欢……吧?”

04
        白飞翔警官如约回了趟早家。
        一推开窗,看见那只憨憨的大狗,白起差点没从窗上掉下去。
        “这是什么打开方式我是不是进错窗了……”
        白起嘴上这样喃喃着,心早已被大狗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给勾住了,手情不自禁的摸向大狗颈后的长毛,暖暖的好舒服。

        把大狗带回家的人在一旁看着他的恋人眼中闪着惊喜的光,一时间看的有些痴迷,良久才回过神来。
        “咳。”这招叫做吸引注意力,“这是……礼物。”
        白警官的少男心已经濒临炸裂,他两颊赤色如霞,眼角嘴角满满感动笑意。
       白起扑过去抱住了丈夫,对着那张千年冰霜脸就是一顿猛亲。
        “老李头你真是爱死我了!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
        某总裁心中即使早已花开烂漫,也要装作镇定自若,装作“千里之外我早已运筹帷幄”。把一个半月以来的苦恼全咽到肚子里。
        “你的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么,有趣。”您听听这口气,谁叫咱这总裁是出了名的“给点阳光就上树”型的。
        “啊,你不是找了很久的礼物吗,”小白警官看着自家臭屁总裁脸慢慢变黑,心里可开心了,“那天我拿你手机玩游戏,有一关怎么都过不了,然后就打开百度搜攻略咯。然后就不小心看到了‘如何购买情人节礼物’,‘警察喜欢什么’,‘情人节应该怎么度过’之类的条目……然后你一个多月以来的GPS定位都有发到我手机上哦,今天下午还逛了两个钟头吧……”
        李总老脸一红,羞得无地自容,气急败坏说了句:“你以后别碰我手机。”
        白警官目的达到以后就要挽救大总裁无处安放的自尊心啦。于是他声音又变得很软很软,像是要把蜜糖注入对方的心房。
        “老李啊老李你就别撒娇啦,我真的很感动。你都不知道我最近天天吃饭认认真真细嚼慢咽就是为了不让你操我的心,本来以为你是工作疲劳,后来知道是为了我才变成这样的以后我心都要融化啦。”

        老李哪里会真的生气啊,不就看穿了小警官就图皮那么一下的小心机,装个凶神恶煞的样子,好讨个软嘴皮子。
        看着亮晶晶的小白警官的眼睛,李总不含糊地亲了上去——不也就图这一下吗,老李头又赚回本啦。

       “去洗手,饭好了。”

05
        饭菜都是爱,还有条狗,小白警官只觉得幸福人生不过如此。

         饭后,两个老干部照常看着电视消食。
         “嗝,”小白警官撸着狗毛,漫不经心地问着身边人,“为什么是狗?”
         “咳。”老李总裁撸着白起软软的头毛,意识有点凌乱,“因为……眼睛像你。”

        话说出口李泽言才发现自己讲了实话。但又来不及把那句“一样的蠢”补上去了。
        因为白起转头看着他,眉头抖了抖,眼眶红红的,李泽言不舍得补了。
        “李泽言你怎么这么爱我呢?”白起已经感动到没有脑力去想怎么组织语言了,于是两人坦诚相待。

         有什么办法,着了你的道啦,哪里还出得去。老李心早就化了。

        “那狗,取个名字。”

        白起无比认真地盯着大狗的眼睛,皱着眉头想了五分钟以后一拍大腿:
        “我决定了!”

        李泽言竟然有点期待。

        “就叫它——大狗!”白起对此十分满意。

        李泽言就知道自己不应该相信白起取名的功力。
        “我以为名字是为了方便区分。”
       
        “李泽言你不准反对!‘大狗’听起来又大气又可爱哪里不比那些妖艳叠词AABB好了?!”白起借着大狗是自己情人节礼物有了发言权。

        李泽言只是淡淡的说:“你知道这个城市有多少人叫做大狗吗?你在公园遛狗的时候大喊一声的场景真的会无比有趣。”
        然后就眼看着白起眼中的星火慢慢黯淡了下去:“可是我……那你说叫什么吧。”
        李泽言搂过他丈夫的腰,亲亲他的耳尖:“大狗。很好。”
        白起的脸被瞬间点亮:“你真的觉得很好吗?”
        “不麻烦的东西都有好的一面。毕竟是你的狗,”李泽言今晚只想试试看如果自己一直说实话下去他的小警官会被感动多少次,“你好,狗叫什么都好。叫大叫小我都没有特别突出的意见……”
        白起用一个吻堵住了那张有意诚实的嘴。老奸巨滑的诚实先生简直心花怒放啊,光顾着感动的小白警官完全不知自己已经被套路了。
        突然白起就挣开了那个温暖的吻,留下诚实先生满脸狐疑,难道自己的满满心计又被看穿了?
       白起离开了沙发,去找自己的背包,神色有点慌张,好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急事。
        李泽言更急,他怕白起又傻傻的跑去出什么任务。就一个大跨步翻过沙发,一把抱住他:“你去哪,不许走。”
        白起用手拍拍李泽言圈在他腰间的手:“我去拿个包而已,乖啦老李,去穿鞋,地上冷。”
        李泽言立马松了手,用手象征性掩住嘴巴咳了两声:“还不是因为你笨惯了。”
       

06
        包里有什么。
       李泽言还是没有办法抑制自己的好奇和期待。

        “诺,给你。”
        白起拿着一个很大的玻璃罐子,里面装着,袋装巧克力豆,银杏叶,衬衫,电玩城兑换票,电影票根,洗过的空酒瓶……
        李泽言心里很复杂。
         “这是什么。”

        白起把它拧开,把里面的东西都抖在地毯上。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候的公共汽车站旁边的外汇店的巧克力豆,银杏叶是我跟你闹分手的地方种的那棵树上摘的,衬衫是你来我家那次换下来后来忘了拿走的,电玩城……”
       
        李泽言静静听完。
        “你的意思是要把这些东西给我。”
        “你不喜欢?”白起有点急毛。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闹分手也是有别人添油加醋,衬衫那次是你为了别人受伤我送你回家处理伤口落在那里的,电玩城你又遇见那个女人,电影根本就没看完,看到一半你就被叫走了,那个空酒瓶更加愚蠢,你用喝醉酒引诱我帮你让那个女人吃醋。”
        “我不要有别人的记忆。”李泽言把东西如数装了回去,“这些东西对我没有用,因为我从来不会忘记爱你这件事。我要只有你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白起良久没说话。除了求婚那次,他从来没有听过李泽言说这么多话。
        可是都好有道理啊老李,那我就不反驳了吧。
        白起眼睛湿湿的:“可是我收集了很久,你要把它们扔到哪里去。”
        李泽言揉揉白警官的后脑勺上的头发:“把它放在电视机旁。它会提醒我不要让第三个人进入我们的生活。”

        “嗯。都听你的。”小白警官哪里禁得住老李的突然温柔,已经乖成一只泰迪熊啦。
        “哦对了,老李。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跟你过情人节了。”
        老李脸一黑,眉头拧成一股绳,眼睛都要烧出火苗来:“原因。”
        白警官从裤兜里掏出一张折叠的工工整整的白纸,他展开来给爱人看。
        “中/央文件。不准公务员,党/员,青年学生过洋节。”
       老李纵横四海八年,什么高层大鳄没见过,手段圆滑的很,八面玲珑游刃有余。
        可最后居然以这种方式输给了体/制。
        老李平生第一次感到挫败感。
        而小白警官却看得开得很:“我们可以过七夕啊。传统节日,都一样的嘛。”
       “毕竟少了一次给你花钱的机会。”李总的侧重点好像有点太过资本?“你有多喜欢那条狗。”
        白起把头靠在李泽言肩膀,手臂捞着大狗的脖子。
        “嘿嘿,像你爱我那样爱它。”
        李泽言坐到白起腿上,面色凶狠:“不行。我跟人民群众抢人也就算了我还得跟条狗抢你。”
      
        白起捧着李泽言的脸,很认真的说;
        “老李头,其实跟你一起的每一天都像过节啊。”
       没听到老李回应,白起就自顾自地继续说了下去。
       “以前就只有春节和中秋能吃顿好的,跟你一起以后天天吃好的,呵呵呵,太幸福了。”
       “我就是个厨子?”
       李泽言话中有笑意,又要故作严肃。
       “是啊,能给我一个家的那种厨子。”
       白起想着嘴甜一点可能李泽言就会忘了今早的……
       “突然学乖么,白起。”感情李泽言就等着这一下呢,“看来你刚才没吃饱。”
       “老李头老李头你怎么不清醒一点,明天大年三十还得大扫除呢你可不能损失一个劳动力。”唉,小白警官多么无力的挣扎啊。
        “几百平米的房子我还是可以自己打扫的,作为一个敬业的厨子,”李泽言咬住白起红透了的耳垂,“今晚先,喂,饱,你。”

                                                  正文完

番外

       白起喜欢用李泽言的手机玩游戏,因为内存大啊。
       李泽言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能给自家警官看的,本来是想检查一下手机再给他的,后来就忘了。
       
        白起玩完游戏觉得无聊,就翻起李泽言的通讯录。
         “安娜,罗嘉,魏谦,梁悠然……”小白警官划了两三遍,“我呢我呢??!”
        终于在一堆电话中找到了自己的电话号码,没署名?!
        小白警官拍案而起。
        “TMD李泽言你什么意思,个个都有名字就我没有。你是觉得我不重要咋地?!”
        李泽言在浴室洗澡,听到这话心中早就笑成一朵花了,只是笨笨的小白警官还全然不明所以。
        “李泽言你解释一下,我知道你听得见!”白起用手拍打着浴室的门。
        “笨蛋。”李泽言忍不住笑着小声说了一句。

        “李泽言你胆子见长啊!”
        听不见对方回应的白警官直接把浴室门扭开走了进去。
        李泽言有点尴尬,虽然白起也不是没有见过他不穿衣服的时候,但是,白警官好像在用超能力,还是,冷风。
       白起都快气炸了。
       手机直接扔到李泽言手里。
       “不解释清楚我就不走了。”
       李泽言把手机放到一边的平台上,从容地把浴巾围到腰上扎好。
       “13737504069。你第一个号码。13977863615。第二个号码,12月换的。笨蛋,把风关掉。”
       轮到白警官有点尴尬了。
       “那个,我错了。”

       “我知道。但我感受不到你的歉意。”李泽言横抱起白起,发间的水滴到了白起的锁骨上,“等一下我会教你怎么认错。”

        哎呀接下来就省略三千多个字了嘛。

        第二天华锐开会前李泽言打开手机,看到通讯录中新保存了一个号码,备注是“比李泽言帅的全宇宙第一大帅逼白起”。
        看到总裁眉头微蹙,在场早来的员工都感到后背一阵发凉。
         魏谦上前小心翼翼地提醒:“总裁,会议还有三分钟开始,请问您还有其他的吩咐吗?”

        “没有。只是家里的猫昨晚没吃饱。”
      
                                             全文终

要问我为什么在大年三十发情人节贺文。
因为有他们的每一天都是情人节啊!(闭嘴明明是你写的时候不够专注好吗)

评论(10)
热度(355)
©ANNaya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