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棋洛】Dear Mr.Hacker and His Sweet Trick



        西月里街新开了一家糕饼店。 
        据说有开业优惠,店主还挺可爱。
        当然这些都是从悦悦嘴中听到的。我最近忙得连外卖都懒得叫,睁眼闭眼都是拉投资,更别说什么糕饼了。 
        诶等一下。
       “为什么是糕饼店?” 
       我从山高的资料中拔出我的头。 
       “店主说是因为他觉得蛋糕店不能涵盖他会做的美食种类,糕和饼两个字加在一起更有概括性。”悦悦晃了晃她的短发,指了指她桌上的食物盒,“这是他们店的包装盒。”
        盒子上面什么都没印,就是颜色很特别,一种食物对一种颜色。就像拿了彩虹来研磨,把每一种颜色都提取出来然后铺展到那个巴掌大小的盒子上。
        颜色总是和魔法有关。而魔法总是和食物有关。所以我决定以此为主题策划一期节目。 

       “店主说吃完以后盒子不要扔了,放在水里泡上几个钟头拿出来晾干以后还可以拿来折千纸鹤。折好的千纸鹤还可以按数量到店里兑换相应颜色的糕饼。” 
        悦悦在我临走前对我说的话还回旋在我耳畔,然而我人已经来到了那家店门前。 

        道理听起来很辩证。 
       可店名很简单,叫做“糕饼店”。
       因为已经快天黑了,店员准备打烊。
       我说明来意,递上名片。 
       而店员只是微笑着告诉我明天的营业时间。我问是否能够给我提供店主的联系方式。 
       她说她也没有,店主从来都神出鬼没,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也不需要什么联系方式。不过她答应我在下一次店主出现时帮我询问。 
        我表示谢意,走出了那个店。
        但却没看到台阶。 
       本来是应该摔倒的我被一只有力的手抓住了手臂。 
        我站稳以后向他道谢。
        也没看那人长什么样,我只想快点走,趁太阳还没完全落到地平线以下之前赶紧回家。 
        “你好像很急诶,为什么?”有个声音抓住了我,“要去追赶太阳吗?”
         我如他所愿转过了头。看着他。
        “如果要去追逐落日,你最好换双运动鞋哦。”余晖映在他的金发上溢出了阿波罗应有的尊严,而那之下是被神亲吻过的眉眼,嘴中却吐出了凡人的语句,“帆布鞋会滑。”
         难道他也从天上带了什么违禁物下来,诸如火种和微笑的魔力之类的?
        “谢谢关心。不过比起那个即将唤醒地球另一边的天体,我想一辆直达我家门口的巴士可能会更适合现在的我。” 我再次转身。 
        这一次不再有声音把我拽回头,而是内生的驱动力让我回头。
        他还站在那里,好像就是在等我回头。 
        “你很笃定我会回头。”我掏出了名片盒和录音笔,“说吧,你要在这个时候跟我谈谈你的糕饼店是如何成长的,还是想要给我留个电话什么的?”
        他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你难道会读心吗,小姐?!”
        我打了个哈欠,虽然不太合时宜。 “你看起来和这家店的气质很配。” 
        “是吗?我以为它更可爱哎。”他微笑着挠挠发窝。 
        “所以请可爱的你给我介绍一下你同样可爱的糕饼店吧?”可能是连续加了太多天的班,我的耐心值不太够,看谁都像白花花的企划案。 
        他说,伸手。 
        我就伸出了右手。
        然后往我手中扔进一颗糖。 
        “我同事没说你们还卖糖。” 
        他冲我笑了,如同潮水席卷金色长滩。 
        “你同事是对的。这颗糖只给你哦。”
        听起来像是冥冥之中的注定,又有点宿命的味道了。 
        “那么,回见。”
         我收好录音笔和糖。
        “希望下次能跟你一起追逐落日。”
        他冲我挥挥手。 

        这又是个很遥远的议题了。 
        我得先解决投资和收视率的问题。

        我洗了个热水澡,从包里拿出那颗糖。 糖纸厚到能记载一定文字的程度。 我旋开糖纸的一端,把糖塞进嘴里,读那些纸上的字:

       “Always work comes first?Forgetting to live a life is sometimes a bad habit.Sweet sugar for sweet honey girl.
                                                  185186XD”

       我的疲劳好像突然得到了抚慰。
       可那串数字是什么。

        门牌号?我翻了一下区划行政手册,没有这么多位数的门牌号。
        微博用户名?
        输入框下方弹出“没有此用户”。
        座机号码?哦不那是7位数。
        
        所以小夸父,你究竟想告诉我什么?
        
        我把糖纸压在台灯灯座下,摁下开关。
        世界滑向黑暗。闭上眼却能看见一头幼狮,藏在丰收的麦田里。

         想起狐狸对小王子说的话*,我脸颊微烫。


       第二天我采访了糕饼店的店员,看到了店里挂满的五颜六色千纸鹤。
        墙上有儿童般的字迹,写着本店特色:
        红色的第一行写了个圈一,好吃。
        第二行则用黄色标了个圈二,不贵。
        第三行是浅蓝色。圈三,伤心的人不能点苦咖啡饼。

         我看到店员们忙着挑选纸盒,便上去帮忙。
        第一次我看到抹茶蛋糕用草绿色盒子装着,便在第二次包装抹茶蛋糕时用了草绿色纸盒。我看到蓝莓千层用蓝紫色盒子盛在玻璃冰柜里,便用蓝紫色包装了下一个将售的蓝莓千层。
        我的做法很快被发现了。
        店长笑着告诉我,并不是一种颜色的盒子对应着一种糕饼种类。
         “店主说要依据购买人的心情而定。如果有姑娘眼眶红红的过来买蛋糕,声音还带着哭腔,就不能给她包冷色系的盒子。”店长向我解释。
        “我还以为伤心的人只有不能点苦咖啡饼的特权呢。”我觉得店主在有意识地制造奇迹。
        可又费尽心思地想把他的小心机藏在那些简单的装潢,简单的店名,简单的菜单之下。
        就像竭力遮住阳光。

        我之后天天都来这个店。
        悦悦是最开心的一个,因为我可以帮她带她喜欢吃的,她就不用因此而排队。
        “虽然那家店会给排久队的顾客小福利,比如说茶饼啊或是餐巾之类的。可是我还是更愿意享受老板你为我带来的感动!”她笑容灿烂。
        
         我发现每一个吃过那家店的人都会拎着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心情离开。
        因失恋而哭红鼻子的女孩提着粉红色袋子装的榴莲酥微笑着踏下店前台阶;股价大涨而笑得合不拢嘴的证券管理人提着深灰色酸奶饼干镇定而严肃的推开店门。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这家店用食物教会这个城市里的居民这个道理。
        入胃又入心。
        这本来就能算作奇迹的一种吧。
     
        关于这家店的材料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就只差店主的独访。
        可我没能再见到他。
         
         185186XD是什么呢?
         解开它,就能破解奇迹的密码吗?
         如果一辈子解不开,我以后就只能在梦中见到他了吗?
         我的心揪紧了,不明所以。

       最近悦悦跟我说公司的wifi不太稳定。顾梦都快被一秒几KB的下载速度逼疯了,她拍着我的桌子要求我给她补贴开个几G的4m流量。
       我用一个玫瑰花饼平息了她的怒火。
       然后默默地打开了电脑后台,捣鼓了好一阵也弄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只好拨通了贺尊老师的电话。
        他说最迟三天给我答复。
        
        掰着手指又过了三天。
        那天晚上没有加班,我在家看《阿甘传奇》。
        “生活就像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盒是什么口味。”

         就像那家店,你永远不知道你能拿走什么颜色的纸盒。

        无意识地被他占据了我的生活吗?

         然后电话响了,我按下接通键。
          “老板,是有个用户名叫‘185186XD’的后端在……窃取您公司的网络,”贺尊笑了一下,“别担心,就是俗称为‘蹭网’的。”
        我突然从困意中惊醒:“贺叔,麻烦您再重复一下那个后端的用户名好吗?”
        听到电话那边传来的数字。
        我的心脏猛烈地撞击我的胸膛。
    
         
        “有什么问题吗,老板?”
        “能不能再拜托您查一下他的详细信息,辛苦了!”
         “您只管吩咐,不麻烦!”

         我像抓住了幼狮的尾巴。
         说不清是空虚被填满还是胜利欲瞬间膨胀。我只是觉得我今晚能睡个好觉了。

         然后电话又响。
         我以为是贺尊老师,没看屏幕就按下了通话键。
         
         “嘿,读心小姐,你终于抓到我啦。”
         我怔住了,第一反应是想挂掉电话。
         “店主……吗?”
         他轻笑。
         “恭喜你发现我的藏身之处。我可以给你一个通关礼包:我的名字叫周棋洛。”
        我要装作很惊讶的样子:“哇,好厉害的名字啊!是不是有什么典故?”
        “又被你猜中了诶!”他听起来是真的很惊讶,“它的典故,就是我们因此而相遇并交换了姓名!”
        我忍俊不禁。
         
         但的确,这对我和他都是个大日子吧。我心里突然暖暖的。

         “明天我会在店里等你,你可以带上录音笔了,还有记得换鞋,能追太阳的那种。”

         “嗯。”
          追你就够了,追什么太阳。

          我抱着被子闭上了眼睛,手按下台灯开关。梦里那只幼狮吐着金色的泡泡,眼睛闪烁着海洋的光。
        
         
        第二天我推开店门。
        那只幼狮就端坐在最里面的位置,愉快地啃着一块麦麸饼。
        
        我坐在他对面。
        “嗨,你看起来心情不错。”
        他咂咂嘴,用盛着碧蓝的眼睛望着我。
        我低头拿出录音笔和笔记本。
         “那我们,开始?”

         “依然是工作优先吗?”他失望的神情写满了整个脸庞,“我以为,我能跟你先开始一段新的关系。”
         我抓住手中的笔,不敢看他。心跳越快脸颊的温度越不正常。
        “你知道为什么我叫185186XD吗?”
        我摇摇头。
        “185~186℃是蔗糖熔化的温度,XD是笑脸。就是要甜到你的骨头里,让你爱上我。”
         他的眼中倏地流过几道光,狡黠,骄傲,讨巧的因素糅杂在里面。
        “我拥有全世界的爱,可我只想要你的。”
         突然心里如电击一般。
         我想到小王子星球上的玫瑰。

         “我是个黑客,我碰巧见过你的代码,我喜欢它们。直到你越来越频繁的使用数据,我不得不注意你,所以我使用你的网络,那样能更加接近你。”他说着说着就不再看着我,“告诉我,我成功了吗?Can I please you?”

        “我……”我不敢看他,“我不知道黑客还偷心。”
        这能算得上是取悦吗?

         他的脸被点亮了。
        于是我知道我们都成功了。

        后来我丢掉录音笔,跟他往落日的方向狂奔。
        脑中没有了白花花的企划案。
        只有一头幼狮和我。
        这应该能算重新活过一次。

                                                   END

*:“我的生活枯燥无味,异常单调。我逮鸡,人逮我。鸡全是一个模样,人也是一个模样。我都腻了。但如果你驯养我,我的生命就会充满阳光。我能辨得出与众不同的脚步声。别人的脚步声吓得我赶紧钻回地洞。你的脚步声却像悦耳的音乐,召唤我走出洞穴。你瞧!你看那儿,那不是一片麦田吗?我不吃面包,我不需要小麦,麦田引不起我的想象力。说到这个,实在可悲!但你的头发是金灿灿的,它会叫我想起你,我就会爱上风吹麦子的声音……”狐狸没说下去,对小王子瞧了好久,又说:“请你……驯养我吧!”(圣埃克苏佩里《小王子》)

天啊好久没写这么长的东西了好累

 /  热度: 18
评论
热度(18)
©ANNaya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