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起】比辐射还凶的是你

(某天抓着手机想到了这样一个场景)

        学长搬进来了。
        我是指他把他的东西都搬到了我的公寓里面。
        想想他的理由也比较充分:我在执行任务。
        我看着有个房间空着也是空着,便遂了他的愿,也懒得问他是什么任务。

        我基本上只有晚上八点下班才会回家,而学长则要更迟,基本要到十点左右才会回来。
         而且我和他都不会做饭,吃饭主要靠外卖和零食。
         所以生活起居上不会有什么交叉点。
         有时候深夜能听到他下班回来后开门又很刻意的把门关得很小声,然后再刻意地把冰箱门开得很小声,之后用类似方式关上。
         如果这时候我还没睡,我会打开我的房间门问他要不要一起吃零食。
         之后他会进来,一边看着我处理手上的文件,一边吃。
         “我没有吵到你吧。”学长问我。
          听起来像是个陈述句,所以我点点头表示赞成。
         “我听到你开冰箱了,学长很饿吗?”我停下手中的工作,抬头看他。
        发现他也正看着我。对我的问题不置可否。只是自顾自地开始解释起回晚的原因。
        “绿湖公园那边有人抢包,所以就出了警,不过劫匪没跑远,很快就抓住了。”
         我看到他的脸上贴有创可贴,便问他是否为劫匪所伤。
         他摇摇头,说是今天早上起来用我的熨斗时不小心烫到的。
        我很不道德的笑了。
        “以后晾过的衣服就放在我房间吧,我帮你熨。你的手还是比较适合拿枪。”
        他点了点头,低声说了句谢谢。
        然后他转过身去了,我看不到他的表情。
        
         屋里安静了好一会,我本以为他已经离开了我的房间,直到他突然问道:“你一直都把手机放在床头吗?”
        虽然有点突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问这个,但我还是点了点头。
        “因为它要闹铃。怎么了?你需要我的手机?”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突然击中了学长的脑袋一样,他变得生气,凶巴巴的脸就摆了出来。
        我很怀疑是我的闹铃把他从睡梦中吵醒,而他终于找到了那个真凶原来就藏在我的房间。
        我顿生被人赃并获的慌乱与窘迫。
        只见他眉头蹙紧,把我的手机塞进了他的口袋。这是要收走赃物吗???
        “啊那个,学长,我很抱歉打扰到你早上的休眠,可是我也的确不想上班迟到啊QAQ。”
         他走近我,我不由自主地往后退。
         那种气势就像TVB中黑警成群出场一样,而想到我才是罪恶的一方,现在的局势看起来就更奇怪了。
        “真的只是因为闹铃吗?不是为了等别人的信息?”警长以冷峻的眼神为刀,开始了对我的严刑审讯。
        “学长,我……”
        “是李泽言让你这样要求你自己的吗?”他的眉头拧得更紧了。提到那个名字的凶劲不亚于逮到劫匪。
        虽然李总裁对我的要求真的有些苛刻,但好像还没有具化到调闹钟的事情上。
        “我发誓……不是李总指使的,啊呸,要求的。”我的声音有些哆嗦。
        他的眉毛才舒缓开来。
        “手机以后晚上都给我保管。”
        “可那我迟到怎么办?”
         他揉了揉我的头发,说:“以后每天早上我负责叫你起床。”
        “我不明白,这样你也还是得早起啊?你又何必收走我手机呢?”
         学长边走出我房间边说道:“辐射致癌。”
         虽然我脑子里想的是“白起致癌”,但心里却像浇了一杯暖枸杞茶。
         好吧,学长,谢谢你对生命的尊重。
       

 /  热度: 79评论: 2
评论(2)
热度(79)
©ANNayae | Powered by LOFTER